《姚尧形态学》


第1集:解构

在《庄子·养生主》中,记载了一个庖丁解牛的故事,说的是一位名叫丁的厨师为梁惠王宰牛,他用手触,用肩靠,用脚踩,用膝顶,皆发出骨肉相离的哗哗声,再配以进刀时的声音,这些都无不符合乐律,可与《桑林》舞的节奏,与《经首》曲的韵律相和谐。

梁惠王见状赞叹道:“嘻!真好啊!你的技术怎么能达到如此高明的地步呢?”

庖丁放下牛刀答道:“臣所追求的是道,这已经超出了技术的层面。我刚开始学习解牛的时候,所看见的无非是作为整体的牛。三年之后,看见的就不再是整体的牛了。现在,我解牛时全凭心神领会,而不需要用眼睛去看,感官的作用已经停止,只是靠精神活动来行事。顺着牛身上天然的纹理,劈开筋骨间大的空隙,在骨节的空隙处引刀深入,完全是依顺着牛体的自然结构用刀,即便是经络相连、骨肉交错的地方都没有触碰到,更何况是大骨头呢!技术高明的厨师,每年换一把刀,因为他们是用刀割肉;技术一般的厨师,每个月换一把刀,因为他们是用刀砍骨头。现在我的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了,宰过的牛已有数千头之多,而刀口却仍然像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锋利。牛体的骨节间是存在缝隙的,而锋利的刀刃却薄得几乎没有厚度,用没有厚度的刀刃切入存在缝隙的骨节,则刀刃的游动运转就可以宽绰而有余地,因此我这把牛刀用了十九年还依然像是新磨的一样。虽然这样,可每当碰到筋骨交错的地方,我知道这里不容易下手,就依然会小心谨慎,眼神专注,动作缓慢,刀子微微一动,牛体就哗啦啦地骨肉分离了,就好像是泥土散落在地上一样。于是我提刀站立,环顾四周,对刚才的解牛成果心满意足,然后把刀擦干净收藏起来。”

梁惠王道:“真好啊!我听了庖丁的这番话,学到了养生之道。”

梁惠王从庖丁解牛中领悟到养生之道,而我们投资者看股市又何尝不是如此。请看下面这张自2004年3月至2009年7月上证指数的周线走势图:

 对于不懂形态学的投资者而言,这张图只是一个牛熊周期的股市循环,就好像不会解牛的人眼中的全牛一样。而对于懂得形态的投资者来说,便能够如庖丁般做到目无全牛了。就像一头牛是由皮肤、肌肉、骨骼构成一样,股市的周期循环亦是由底部反转、上涨中继,顶部反转和下跌中继等结构构成的,如下图所示:

当投资者看不懂形态时,往往在买进卖出时毫无章法,只是听由市场氛围和内心情绪而随波逐流,就像庖丁所谓之拿刀砍骨头。当投资者深谙形态变化后,则既能在底部时买入做多,在顶部时卖出做空,亦能在上涨中继时坚定持股,在下跌中继时不贸然抄底,遂使投资犹如庖丁解牛般轻松自如,盖因其操作不与趋势对抗之故而已。

那么,市场的形态是如何构成的呢?为什么要这样画线,而不是那样画线呢?其背后有什么道理作支撑吗?请看下图:

假设这是一只股票的价格走势图,当它运行到A点时,请问你会怎样操作?

可以想象,在不考虑做空的情况下,市场投资者的行为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四种:

一、买入,记为“甲”。

二、很想买,准备买,却因为各种原因而最终没买成,记为“乙”。

三、卖出,记为“丙”。

四、很想卖,准备卖,却因为各种原因而最终没卖成,记为“丁”。

请继续看下图:

A点后,股价持续反弹至B点,请问你会怎样操作?

我们可以试着模拟一下,在A点时采取不同投资行为的四位投资者此时的心理:

先说甲。甲在30元买入该股,当股价上涨至35元附近时已有约16.7%的获利。此时,甲的内心是充满喜悦的,其投资心理和行为主要可分为两种情况:一,卖出以兑现利润,待日后下跌再买回来,记为“甲甲”;二,当初对股价30元是底部的观点是正确的,可惜买得太少,希望日后有回调,好能让他再多买点,记为“甲乙”。

接着说乙。乙在30元时就非常看好该股,可是,由于当时被其它事情耽误了挂买单,又或者由于当时期待能再跌一两角钱买入,又或者由于当时听了别人的分析而产生了犹豫观望的心理,总之最终未能成交就一路上涨至35元附近。此时,乙的内心是充满悔恨的,其投资心理和行为主要可分为两种情况:一,因害怕错过一轮牛市,不等回调就现价买入;记为“乙甲”;二,期盼股价再次跌回30元,好让自己有机会重新买入上车,记为“乙乙”。

再接着说丙。丙在30元时以为股价还要继续创新低,遂忍痛卖出该股,结果发现该股一卖就涨,直至35元附近。此时,丙的内心也是充满悔恨的,其投资心理和行为主要可分为三种情况:一、因害怕错过一轮牛市,在高位将曾经低位卖出的股票重新买回来,记为“丙甲”;二,期待股价再次跌回30元,好让自己重新买回来,以弥补上次低位割肉的错误,记为“丙乙”。三:因在该股上操作失败而备受打击,遂不再关注该股,记为“丙丙”。

最后说丁。丁在30元时本以为股价会继续下跌,可是,由于当时被其它事情耽误了挂卖单,又或者由于当时听了别人的分析而产生犹豫观望的心理,又或者由于终究下不了狠心割肉止损,结果发现该股竟然一路反弹至35元附近。此时,丁的内心是充满喜悦的,其投资心理和行为主要可分为三种情况:一,相较于原拟在30元割肉,现在到35元已经是浮亏大幅减少,甚至小有盈利了,遂在高位卖出,将来跌回30元后再次买回,通过高抛低吸来扭亏为盈,记为“丁甲”。二,坚信未来能够持续大涨,遂坚定持有甚至逢低买入,记为“丁乙”。三,在这只股票上被套的噩梦总算结束,从此不再关注该股,记为“丁丙”。

请继续看下图:

B点后,股价逐步回落至C点,请问你会怎样操作?

根据我们在B点时分析的十种情况,这十类人在C点时所采取的操作应该是这样的:

甲甲:再次买入。

甲乙:买入加仓。

乙甲:继续持有或买入加仓。

乙乙:首次买入。

丙甲:继续持有或买入加仓。

丙乙:再次买入。

丙丙:不买不卖。

丁甲:再次买入。

丁乙:继续持有或买入加仓。

丁丙:不买不卖。

由此可见,如果投资者忠实执行其在B点时的内心想法,则当股价运行至C点时,十类人中除两类人不买不卖外,有五类人是必定会买入,有三类人是可能买入,也可能只是持有,但不会卖出。因此,当股价重新跌至C点附近时,市场上会有相当强劲的买入力量将股价托起,我们称这样的买入力量为“支撑”。将几个低点用直线连接,即可画出“支撑线”。

当然,也会有许多投资者在B点的相对高位时对该股充满信心,等股价跌至C点的相对低位后就对它不再具有信心了,以至于原来准备跌回来加仓买入的最终没有敢买入,原来不打算卖出的最终转为卖出。因此,当股价跌至C点时,买入的力量并不真如B点时以为的那么多,卖出的力量却比B点时以为的更多,这样就存在买入力量是否能够抵御卖出力量的问题。如果买入力量无法抵御卖出力量,则股价将继续下行,称为“跌破支撑”,如下图所示: 

如果买入力量能够战胜卖出力量,则股价将反身向上,称为“获得支撑”,如下图所示:

那么,当股价自C点再次反弹至D点后,请问你又会怎样操作呢?

仿照C点时的逻辑,我们可以推断出,当股价运行到D点时会有相当强劲的卖出力量,这些卖出力量以低位买入止盈的投资者和高位买入终于解套或者浮亏减少的投资者为主,他们的卖出将导致股价再次回落,我们称这样的卖出力量为“压力”,将几个高点用直线连接,即可画出“压力线”。

同样地,当股价上涨至D点时,也会诱发许多买入的力量。如果买入的力量无法战胜卖出的力量,则股价将再次回落,称为“遇到压力”,如下图所示:

如果买入的力量战胜卖出的力量,则股价将继续上行,称为“突破压力”,如下图所示:

股价的运行,是由趋势和震荡两部分组成的。所谓趋势,是指股价总体上朝着某一特定方向运行,向上运行的称为“上升趋势”,向下运行的称为“下跌趋势”。所谓震荡,是指股价在某一价格区间来回波动,无明显方向。趋势与震荡之间的关系,既是互相交替,又是互相包涵,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这张图从总体上看属于上升趋势,但股价上升一段后即进入震荡,震荡结束后才又重新进入上升趋势。图中虚线所框住的部分,就属于震荡结构,而在震荡结构的内部,则又是由向上和向下的两股趋势交替运行才得以构成。向上的趋势遇到压力线而转为下跌,向下的趋势遇到支撑线而转为上涨。当我们在讨论压力线和支撑线能否被突破时,也称它们为“颈线”,或分别称为“上颈线”和“下颈线”。

当股价经历一波下跌趋势后转入震荡,如果股价最终是向上突破压力线而转为上升趋势,我们就称这个震荡结构为“底部反转”,或简称“底部”,如下图所示:

如果股价最终是向下突破支撑线而继续下跌趋势,我们就称这个震荡结构为“下跌中继”,如下图所示:

当股价经历一波上涨趋势后转入震荡,如果股价最终是向上突破压力线而继续上升趋势,我们就称这个震荡结构为“上涨中继”,如下图所示:

如果股价最终是向下突破压力线而转为下跌趋势,我们就称这个震荡结构为“顶部反转”,或简称“顶部”,如下图所示:

底部反转、顶部反转、上升中继和下跌中继,就构成了形态学的基本主干。在今后各集中,姚尧将对各种形态的构造和交易作详细讨论。


第2集:止损

市场上现有关于形态学的书籍已是汗牛充栋,然姚尧之所以还要写这本形态学的书,不只是因为我在辨别图形时有与众不同之处——这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姚尧的形态学更加贴近实战。许多人研究形态学,总是在不断发明新名词,以试图能更加准确形象地描述尽可能多的股价走势。从当专家的角度来说,似乎懂得的形态名越多,就越显得博学多识。可是从实战的角度来说,形态名越多,记忆起来就越困难,辨别起来就越复杂,操作时就越容易混淆。相反地,需要熟记、辨识的形态名越少,真正交易时反而越能得心应手。因此,姚尧形态学从实战的角度出发化繁为简,尽可能地用更少的形态名来描述股价走势,目的在于能方便读者的记忆、辨识和操作。有些股价走势,或许在几何学上可以称为一种形态,但若其在实战中缺乏交易价值,则我们亦略过不谈。许多人写形态学的书,常常是先射箭后画靶子,努力寻找各种已经发生的股价走势图作为案例,以期证明他所描述的形态学理论是正确的。而姚尧的形态学,则是一切从实战出发,是为了下次能射中靶子而研究射箭,而不是展示过去的靶子上有箭。

既然是实战,就不可能事事完美,就难免会出现意外,就难免会有时射不中靶子。既然是实战,就不能只想着盈利,不考虑风险,而应该像兵法上所说的那样“未料胜,先料败”。我们不期待能百发百中,不期待能完全避免判断失误,但我们懂得如何将即便判断失误所导致的风险,控制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也懂得如何在判断正确时赚到钱,且赚到手的钱不会得而复失。因此,在正式讲述各种形态之前,我们先讨论止盈和止损。

先说止损。在上一集中,我们谈到震荡区间各高点的连线称为“压力线”,各低点的连线称为“支撑线”,如下图所示:

可以想象,当股价在30至35元之间来回震荡一段时间后,市场投资者会形成一种思维惯性,即在35元时卖出股票,等它跌到30元时再买回来,再等它涨到35元卖出,以此来做高抛低吸。可是,这样的区间震荡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总是会选择向上或者向下突破的。假设股价是向上突破,涨至37元,之后又逐渐回调到36元,而你就是那个在35元卖出股票,期待日后能够低位接回来的投资者,如下图所示:

试问,你现在会是什么感受?

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当股价突破压力线而涨至37元时,他心里的想法一定是充满后悔:“糟糕!卖早了!少赚了两元钱!我怎么就拿不住好股呢?”紧接着,他开始担心:“这只股票不会一路上涨不回头吧?”于是,他开始盼着股价下跌,好让他能够重新以低位买回,弥补35元卖出的那个错误。当股价果然从37元降至36元时,他内心是欢喜的,这表示当初他犯下35元卖出这个错误的代价,已经从少赚2元降至了少赚1元。虽然这个2元和1元事实上都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心中的负罪感会因此减少。在他的内心深处,犯错成本降低了1元,就相当于自己赚到了1元钱。于是,他盼望着股价继续下跌,如果能跌到35元,那他的犯错成本就降至0了;如果能跌到34.5元,那他再买回来还能赚个0.5元,相当于一次成功的高抛低吸。然而,由于此前市场上有太多投资者是在35元卖出的,这些被证明犯错的人唯恐股价不能跌回到35元以下,所以还不等股价跌至35元,他们就会纷纷买入该股,从而在35元处对股价形成支撑。

也就是说,当股价向上突破压力线后,原来的压力就转化成了支撑。我们将股价突破压力线之后,往原压力线方向的回踩称为“回测支撑”。如果股价回测支撑之后能够反身向上,则表示股价向上突破有效,之后股价还将再创新高,如下图所示:

如果股价回测支撑之后,竟然跌破了原压力转化而来的支撑,则股价向上突破失败,之后的涨跌趋势难以判断,可能重新回归区间震荡,甚至有可能再创新低,如下图4所示:

由于投资者在35元买入该股的理由,是股价突破压力线后能有一波趋势性上涨行情,现在既已宣告突破失败,则投资者虽然内心不愿,但也不得不在相对低位将其卖出,我们称之为“止损”。

止损本身也是损,只是将损失限定在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按照姚尧形态学的操作模式,一旦开始买入某只股票,就要为这笔买单设置好止损点。具体将止损点设在什么位置,这个没有固定不变的标准,需要根据交易品种的波动特性来决定。通常情况下,我们将其设在突破时的股价之下3%的位置。譬如上述案例中的突破价位是35元,则其止损位设在35×(1-3%)=33.95元。

若该股的收盘价跌破33.95元,则投资者将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立即将股票卖出。这里需要注意两点:一是,市场主力常在盘中制造快速下杀来诱使散户止损,故止损位不宜设得太高,且通常是以收盘价为准,否则极有可能在上涨前的最后一刹那被洗盘出局。二是,既然已经设好止损位,就必须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坚决执行。最忌讳的是投资者存在各种侥幸心理,明明股价已经跌到33.9元,却又一厢情愿地认为跌得差不多了,该反弹了。继续持有不动的结果,是股价继续跌到32元,31元,30元,乃至30元之下,投资者都始终是自欺欺人地认为“跌得差不多了,该反弹了”,从而导致越套越深,这就失去止损的意义了。止损位不设则已,设了就要严格执行,宁可止损错了再追高买回来,也不可自以为是地觉得“差不多了”。

同样的道理,股价向下跌破震荡区间的支撑线后,原来的支撑线就转化成了压力线。我们将股价跌破支撑线之后,往原支撑线方向的反弹称为“回测压力”。如果股价回测压力之后反身向下,则表示股价向下突破有效,之后股价还将再创新低,如下图5所示:

如果股价回测压力之后,竟然向上突破了原支撑线转化而来的压力,则股价向下突破失败,之后的涨跌趋势难以判断,可能重新回归区间震荡,甚至有可能再创新高,如下图6所示:

假设有投资者在股价跌破30元时融券做空该股,则其做空的理由就是股价向下跌破支撑线后能有一波趋势性下跌行情,现在既已宣告向下跌破失败,则投资者虽然内心不愿,但也不得不在相对高位将空单买回,这就是空方的止损。

相对于多方,空方在对待止损一事上尤其需要当机立断、坚毅果敢,因为从理论上讲,做多的风险是有限的,而做空的风险是无限的。买入价格为30元的股票后,最大的风险就是将这30元亏掉,因为股价最低就是跌至0元。融券卖空价格为30元的股票,则风险在理论上是无限大的,因为股价在理论上可以无限上涨。现在的沪深股市并非所有股票都能融券卖空,但为表述方便,之后本书在讲解顶部反转形态时,一律假定它们是可以融券卖空的。读者今后如果在实战中操作融券卖空,务必严守止损位。本书内容亦可应用于期货、期权和外汇市场,又由于这些市场的交易都是带杠杆的,是以投资者更需要严守止损位以控制风险。

我们来看几个具体的操作案例。请看下面这张大名城(600094)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的日线走势图:

我们看到,大名城股价从2015年11月底的最高价13.27元跌至2016年1月底的最低价6.20元,两个月的时间跌幅超过一半。之后从1月底至3月底,又用两个月的时间构筑了一个三角形底部,颈线位约在7.86元。3月30日,大名城收出地量小阳线。之后三个交易日,大名城股价放量上涨,终在4月5日向上突破颈线。为此,我们可以进场买入该股,同时设置止损价为:7.86×(1-3%)=7.62元。只要大名城股价不跌破7.62元,便可一直持股待涨。一旦跌破7.62元,则考虑卖出止损。

我们接着看它之后的走势:

可以看到,大名城股价向上突破颈线后曾经有过两次回踩,但都没有触碰到颈线,是以不用卖出。至5月9日,大名城股价来到波段高点的10.93元。相较于4月5日突破颈线时的7.86元,仅一个月时间便有39.1%的涨幅。正是由于我们在买入时设置好了止损,所以才能在股价上涨时有比较平稳的持股心态,不至于因一时的涨跌而急于将手中的股票抛出。

请再看下面这张吉峰农机(300022)自2015年6月至2016年10月的周线图:

我们看到,吉峰农机的股价从2015年6月的最高价23.50元跌至9月的最低价6.12元,然后反弹至12月的12.28元,又在2016年3月初跌至最低6.40元,跌幅不可谓不惨烈。之后,吉峰农机构筑了长达半年多的三角形底部,颈线位约在8.70元,并终在10月国庆节后开始向上突破。具体到操作层面,我们回到其日线图: 

可以看到,在国庆节前夕,吉峰农机股价已经放量冲击颈线,且数次突破颈线,只是收盘价时未能站稳颈线。节后第一天,吉峰农机股价即开在颈线之上,回踩时又未跌破颈线,此时便可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8.70×(1-3%)=8.44元。次日,吉峰农机股价放量大涨,证明突破确实有效。我们继续往下看: 在经历了连续两天大涨后,吉峰农机股价开始冲高回落,一度跌破8.70元的颈线位,但由于其跌破颈线位置不深,距离我们之前设置的颈线位8.44元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可以继续持股。我们继续往下看:

果然,吉峰农机的股价止跌企稳后继续向上,创出9.74元的反弹新高。之后,股价又再次回落至颈线位,我们也同样不需要止损。请继续往下看:

在颈线处止跌企稳并震荡数日后,12月12日,吉峰农机爆巨量冲高回落,13日,吉峰农机再次爆巨量跌破颈线,甚至还一度跌穿8.44元的止损位。那么,此时要不要卖出止损?

一般来说,姚尧形态学在看待止损时是以收盘价为准。盖因随着技术分析的普及,许多投资者或多或少都懂得一些形态和画线,所以主力有时为了更加彻底地洗盘,会通过快速杀跌的方式制造恐慌气氛,以迫使投资者因破位而卖出股票。但因主力此番杀跌的目的是洗盘而非出货,故快速下跌之后,主力又会将股价快速拉起,使得盘面上留下长长的下影线。故按照姚尧形态学的操作方法,这一天在大概率上是不会卖出止损的。不过,这样做也有一定风险,即该股若真的是出现重大利空而破位大跌,则第二天可能会跳空低开而继续杀跌。因此,我们只能是在理论上提供大的原则,具体到操作实践时的盈亏,还需要依赖长期交易形成的经验,同时也需要一点运气。投资者即便在盘中因跌破止损位而卖出,这本身也无所谓对错,可持续跟踪盘面波动,一旦盘面走好,重新站上颈线位,可考虑再次买入。我们继续往下看:

次日(12月14日),吉峰农机股价继续下跌,收盘价在8.30元,已经跌破了8.44元的止损位。那么,此时要不要卖出止损?

既然我们当初设置的止损位是8.44元,则此时就必须要卖出止损了。假设当初的买入价为8.70元,现在卖出价位8.30元,亏损幅度为4.6%。

不过,有必要解释一下的是,此前为表述方便,我们一律将止损位设置在颈线上下3%的位置。可这并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在实战中,还需要根据交易品种的波动特性而适当调整。譬如有些交易品种,几年、甚至几十年来的波动幅度都不超过20%。眼下所构筑的底部,从最低点到颈线的距离也就4%,此时你再把止损位设在3%就很可笑了。又譬如有些交易品种特别活跃,波动幅度特别大,此时若再以3%为止损位,就有可能因正常波动而刚好卖出在回调低点。以吉峰农机为例,它已经构筑半年多的大底部,从最低点6.4元到颈线位8.7元,涨幅为36%。对于如此巨大的波动,可以在设置止损位时将标准酌情放宽,如设在5%,则其止损价就是8.7×(1-5%)=8.27元。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卖出止损了。

但是,有一点必须特别强调清楚,当我们买入股票时,就必须严格设置好止损位。如果当初买入时设置的止损位是8.27元,则可以不用卖出。如果当初买入时设置的止损位是8.44元,则必须卖出,不能再找任何借口。不能当初设好8.44元的止损位,等收盘价跌破8.44元后,因内心非常不愿意卖出,遂又找借口将止损位下移至8.27元。这种做法,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允许的!

我们继续往下看:

之后,吉峰农机股价止跌反弹,15日收出阳线,16日(周五)继续收出阳线,并一度向上突破颈线,19日(周一)放量涨停。现在回头来看,对于当初将止损位设在8.27元的投资者,避免了出现刚好卖在波段低点的悲剧。对于当初将止损位设在8.44元、而又在8.30元卖出止损的投资者,只能说你这次运气不太好,但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最多等股价站上颈线后重新买过来就是了,同时将止损位再次设在8.44元。

我们继续往下看:

之后吉峰农机股价继续上涨,并在2017年1月5日创出10.95元的反弹新高,较8.70元的颈线位已有25.86%的涨幅。关于获利后何时卖出的问题,我们将留待之后的止盈中讨论,此时假设获利后一直没有卖。1月16日和17日两天,股价再次回落到颈线附近,但因距离8.44元的止损位还有一段距离,故仍不必卖出。之后出现一波反弹,反弹之后再次震荡下跌,至3月29日,吉峰农机股价收盘报8.55元,跌破8.70元的颈线位。3月30日,吉峰农机股价收盘报8.21元。无论是止损位是设在8.44元,还是8.27元,此时皆应卖出止损。假设买入价为8.70元,卖出价为8.21元,则此次亏损幅度为5.6%。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吉峰农机此后的股价是一路暴跌,11月24日时的股价是5.22元,至姚尧写稿的这一刻,股价也只有5.45元。今后是否会再创新低,亦仍是未知之数。假设买入价是8.70元,则此时已经浮亏37.36%!而如果我们在买入时能设置好止损位,跌至止损位时又坚决卖出,则即便算上12月14日那次“止损错了”,两次止损后的亏损幅度总共也就是10.2%。这就是交易中设置止损的重要性。

我们再回看到吉峰农机的周线图:

吉峰农机的股价,长期看是从23.50元跌至最低6.12元,短期看是从12.58元跌至最低6.40元,跌幅不可谓不惨烈。从2016年的年初直至年尾,筑底时间亦不可谓不长。因此,当我们在吉峰农机突破8.70元的颈线位时买入该股,这个决策应该说是正确的。但是,世界的普遍联系和不断变化,会导致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等各方面因素的变动,这些都可能会对股价的运行趋势进行干扰,最终使得股价无法按照我们最初预期的方向发展。当股价有效跌破颈线位时,就证明我们当初提出的底部的构想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尊重市场的选择而卖出止损。现在股价一路下跌至5.22元,或许从基本面的角度出发,这只股票是被严重低估的。但若只是从形态学的角度考虑,我们目前仍不会考虑购入该股。我们还需要耐心等待,等待它重新构筑底部形态,继而再次向上突破颈线时方可重新买入。

我们再来看下面这张阳煤化工(600691)自2016年4月至11月的日线图:

可以看到,阳煤化工的股价自4.11元下跌后,构筑了长达半年的底部,终于在11月7日开始持续爆量,向上突破颈线。当股价突破3.35元的颈线位时,我们可以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3.35×(1-3%)=3.25元。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自从突破买入之后,阳煤化工的收盘价从未跌破过3.25元,故可以一直持股。在学习完本书后面的内容后,我们就能计算出,阳煤化工股价的第一涨幅满足位在3.72元,第二涨幅满足位在4.09元,刚好是在波段高点。假设我们是以3.35元买入,以4.09元卖出该股,则两个月下来的盈利为22%。不过,这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重点。我们现在要研究的,是当2017年2月27日阳煤化工放量暴跌后,其形态有构筑双顶之迹象,颈线位在3.68元。于是,我们在跌破颈线时融券卖空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3.68×(1+3%)=3.79元。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阳煤化工跌破颈线后曾有小幅反弹,第三天甚至一度翻回到颈线位之上,但距离3.79元的止损价尚有相当一段距离,故可以继续持有空单而无需止损。此后,阳煤化工的股价一路下跌,最低跌至6月2日的2.55元。而按照姚尧形态学的计算方法,第一跌幅满足位在3.18元,第二跌幅满足位为2.68元,刚好就在最低点附近。假设我们是以3.68元融券做空该股,持有至2.68元时还券,则三个月下来的盈利为27.17%。

我们再来看下面这张青岛海尔(600691)自2016年1月至8月的日线图: 

可以看到,青岛海尔的股价从1月初的最低9.45元开始一路飙升,至6月底涨至最高15.12元,涨幅高达60%,不可谓不大。然此后股价陷入震荡,成交量亦逐步萎缩,至8月3日放量下跌,其形态有构筑头肩顶之迹象,颈线位在13.58元。于是,我们在跌破颈线时融券卖空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13.58×(1+3%)=13.99元。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青岛海尔跌破颈线后先是小幅反弹,之后又震荡下跌。可是,自8月17日开始,青岛海尔股价止跌企稳后不断上扬,至25日(周五)已经再次触碰到了颈线位。28日(周一),青岛海尔爆量跳空高开于止损位之上,最高价来到14.36元,收盘价亦有13.98元,与当初设置的止损价仅一分之差。于是,我们必须遵守原则还券止损。假设我们是以13.58元融券做空该股,持有至13.99元时还券,则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亏损约3.02%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青岛海尔震荡两周后继续一路飙升,截至姚尧写稿的这一刻,最高股价是11月21日的20.31元。今后是否会再创新高,亦仍是未知之数。假设买入价是13.58元,则持有至20.31元时将浮亏49.56%。原本只需要以一个月损失3%的代价就可以结束的交易,结果却发展成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资产就惨遭腰斩,这就是不懂得止损而导致的悲剧。

最后讲一个真实的投资故事。大约在2016年底,有一朋友与姚尧聊及2015年中的那波暴涨暴跌。朋友谈到他是在上证指数涨至4100多点时开始做空沪深300股指期货的,之后上证指数一路上涨,他也就一路加空单,损失非常惨重。当上证指数突破5000点大关时,他终于扛不住,全部平仓止损了。结果平仓后还不到一个星期,上证指数就见到了5178点的顶点。之后一路下跌,一个月后跌至3373点,又过了一个半月跌至2850点,倘若当初晚一个星期止损,那就应该是暴赚,而不是爆亏了。我们看下面这张上证指数自2014年10月至2015年8月的日线图:

可以看到,上证指数自2014年10月底的2279点开始一路飙升,至2015年一月初涨至3400点,之后经过一个月的震荡整理,再次一路飙升,至四月中旬涨至4100多点。单从上证指数飙涨的势头来说,确实是涨得太快太猛,从这个角度而言,朋友认为上证指数未来必定会下跌,这是有道理的。我们假设他开始做空的点位是4150点,他没有说出在上涨过程中开始做空(即图中A点),还是在冲高回落后开始做空的(即图中B点),但如果按照姚尧形态学,这两个点位都不适合做空,因为上证指数此时在形态上还未出现比较明显的顶部形态,故而我们也没法画出颈线。不过,真要做空也不是不可以,关键的关键是要设好止损位。按照习惯性的3%,则止损位为4150×(1+3%)=4275点。考虑到上证指数此前飙升幅度极大,3%当属正常波动范围,故将止损设在5%比较适宜,则止损位为4150×(1+5%)=4358点。或者再放宽点,将止损设在8%,则止损位为4150×(1+8%)=4482点。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即便我们在4150点做空,在4482点也要止损出局了,何至于不停加空单而至5000多点呢?

那么,如果我们确实看空上证指数,应该在什么时候做空,怎样做空呢?请看下图:

可以看到,上证指数在4600点至4950点之间构筑了一个震荡区间。6月5日,上证指数向上突破颈线,并在12日涨至最高位5178点,可没过两天又重新跌回颈线之下了。在本书后面的内容中,我们会讲到,这种结构在姚尧形态学中称为“假突破”,是个非常好的做空信号。

当上证指数向上突破后,又跌破上颈线4950点时,我们即可提出假突破的设想,在4950点建立第一笔空单,同时设置止损位为4950×(1+5%)=5198点。次日,上证指数虽有反弹而收复上颈线,但远离止损位,故可继续持有空单。19日,上证指数跳空低开,收盘跌破4600点的下颈线,则假突破的结构基本确立成型,可在4600点时建立第二笔空单,同时设置止损位为4600×(1+5%)=4830点。此后上证指数虽有反弹,但同样未能触及止损位,故空单继续持有,这样便能在上证指数之后的一路下跌中实现盈利了。更关键的,我们这样的盈利是通过设置止损来作为风险控制的。我们进行的每一笔交易,都不只是因为垂涎未来会有可观的收益,还因为我们知道如何将风险极小化,知道如何将风险严格控制在我们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第3集:止盈(1)

在上一集,我们讨论了止损,从这一集开始,我们讨论止盈。所有进入金融市场的投资者,账户都曾经盈利过,然而令人苦恼的地方在于盈利后应该何时卖出。有人说,要赚大钱就得靠长期持有,譬如某某股神就是通过长期持有某牛股,几年赚了几十倍。可在具体实践中,投资者就因为长期持有的理念而不卖出,使得本已获利丰厚的投资最终变成了微利甚至亏损。于是又有人说,有盈利就该及时卖出。可在具体实践中,往往是投资者一卖出,股价就开始持续上涨。本打算待股价稍作回落后再重新买回,却怎奈它竟一路飙升,竟不给买入的机会。每天看着曾经持有的牛股不断创出新高,每天想着如果自己手里还有这只牛股现在已经能赚多少钱,每天听着媒体都在说这只牛股还能涨到什么地方,终于按捺不住狠心买进,可惜结果又买到了波段高点,最终竟变成大亏出局。

因此,止盈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止损,它们是一体两面的关系,止损决定了我们在投资失败时会亏多少钱,止盈决定了我们投资正确时能赚多少钱。在姚尧形态学中,我们有两种止盈方法:一种是涨跌幅满足法,多头行情时称“涨幅满足法”,空头行情时称“跌幅满足法”。另一种是前高低点法,多头行情时称“破前低法”,空头行情时称“过前高法”。本集先介绍涨跌幅满足法。

所谓涨跌幅满足,指的是当股价突破震荡结构的颈线而展开新一波趋势行情,它既不会在突破后立刻停止趋势,也不会永不停止地延续趋势。就好比射箭,弓箭离弦后不会立刻落地,也不会永远不落地。对于有经验的射手而言,只要看弓弦拉开的弧度和射箭的方向,就能大概预测出弓箭会射出多远。同样的,我们根据震荡结构的形态和位置,也能大致预测出其突破颈线后会上涨或下跌到什么位置。

在第1集中,我们谈到震荡结构可分为上涨中继、下跌中继、底部反转和顶部反转四种,现在分别讨论,请看下图:

这张是下飘旗形的示意图,属上涨中继形态。当股价突破43元的颈线位后,即可计算其涨幅满足位。计算方法是中继结构前的涨幅等于中继结构后的涨幅,即图中的

45 – 30=X – 40;

X=55

对于上涨中继形态,买点为突破颈线时的43元,止损位设在43×(1-3%)=41.71元。止盈位设在55元。预期收益率为55÷43-1=27.91%。

我们看个具体的案例。下图是深大通(000038)自2015年9月至11月初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深大通自9月16日的最低价14.08元,一路上涨至10月20日的最高价30.49元,之后构筑一下飘旗形的震荡结构。11月4日,深大通股价以涨停的方式突破旗形上沿,突破价位为23.20元。次日,深大通股价跳空高开,最低价亦位于颈线之上,确认颈线突破有效,可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23.20×(1-3%)=22.50元,将止盈位设在涨幅满足位,即

30.49-14.08=X-20.60;

X=37.01元

预期收益率为:37.01÷23.20-1=59.53%。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深大通在突破颈线后就再也没有跌回,故无需止损。之后在11月26日涨至最高点37.44元,刚好命中我们之前预测的涨幅满足位37.01元。我们事后复盘,如果投资者不懂得下飘旗形这个上涨中继的形态,不懂得计算涨幅满足,则极有可能在11月5日,即涨停后次日高开低走收阴线时卖出离场,又焉能坐享之后两个星期幅度超过50%的飙涨?

请再看下图:

这张是上飘旗形的示意图,属下跌中继形态,是上涨中继的反向。当股价突破42元的颈线位后,即可计算其跌幅满足位。计算方法是中继结构前的跌幅等于中继结构后的跌幅,即图中的

55-40=45-X

X=30

对于下跌中继形态,做空时的卖点为突破颈线时的42元,止损位设在42×(1+3%)=43.26元。止盈位设在30元。预期收益率为1-(30÷42)=28.57%。

我们看个具体的案例。下面这张是深赛格(000058)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深赛格的股价自2016年10月初的最高13.34元一路下跌,至2017年1月16日 跌至最低点9.97元,之后构筑了一个三角形的震荡区间。期间,市场有不少投资者认为该股已经下跌到位,纷纷进场抄底,然而随着3月23日的阴线跌破颈线位10.50元,宣告三角形底部已经不再成立,这里极有可能不是底部,而是下跌中继。为此,之前买入股票的投资者当酌情卖出止损,观望者可酌情考虑进场做空。同时,将止损位设在10.50×(1+3%)=10.82元,将止盈位设在跌幅满足位,即

13.34-9.97=10.78-X

X=7.41

预期收益率为:1-(7.41÷10.50)=29.43%。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深赛格股价破线下跌后不久曾酝酿一波反弹,但反弹价并未触及10.82元的止损位,故空单不必止损。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深赛格的股价如雪崩般下跌,直至我们预期的跌幅满足位7.41元附近才出现震荡,最低位跌至7.20元。在此期间,误以为该股已经低估而抄底的投资者将损失惨重,而做空的投资者则获利极丰。


第4集:止盈(2)

在上一集,我们讨论的是中继形态的涨跌幅满足。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反转形态。与中继形态类似,反转形态在计算涨跌幅满足时也是依据起涨点或起跌点到颈线的距离,但不同之处在于,反转形态的涨跌通常不只限于一波,而是会有两波,甚至三波。请看下图:

这张是三重底的示意图,属底部反转形态。当股价突破40元的颈线位后,即可计算其涨幅满足位。计算方法是:

先计算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40-30=10元。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颈线位加10,即40+10=50元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第一涨幅满足位加10,即50+10=60元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第二涨幅满足位加10,即60+10=70元

以经验而言,通常股价突破颈线后会上涨至第一涨幅满足位,再经由一段时间的震荡,构筑一上涨中继形态,再继续上涨至第二涨幅满足位。底部反转形态突破后,以达到第二涨幅满足位的概率为最大,达到第一或第三涨幅满足位的概率较小。具体能涨到哪里,还需要结合具体的形态结构和当时的市场氛围等多方面因素而定。若底部构筑的时间很长,则突破后容易有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的上涨,反之若底部构筑时间很短,则突破后很有可能只涨一波就结束,甚至达不到涨幅满足位。若当时的大环境是牛市氛围,则突破后容易有较大涨幅,反之则容易被大盘拖累。这些都需要读者视具体情况随机应变,无法在书本中一一道明。我们来看个具体案例。

下面这张是京运通(601908)自2017年4月至8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京运通股价从4月13日的6.91元一路下跌至6月2日的4.45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三个多月的双底形态,颈线位在4.92元,并于8月29日以爆量阳线向上突破。为此,我们可在4.92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4.92×(1-3%)=4.77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4.92-4.45=0.47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4.92+0.47=5.39元,预期收益率为5.39÷4.92-1=9.55%。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5.39+0.47=5.86元,预期收益率为5.86÷4.92-1=19.11%。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5.86+0.47=6.33元,预期收益率为6.33÷4.92-1=28.66%。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京运通股价突破颈线后从未触及止损位,故可一直持有多单。股价很快触及第一涨幅满足位5.39元,稍作整理后继续上涨触及第二涨幅满足位5.86元,波段高点在6.02元。之后京运通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但仍未跌破最初4.92元的颈线,之后再次上涨,触及第三涨幅满足位6.33元,波段最高价为6.50元。

请再看下面这张莱美药业(300006)自2017年3月至9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莱美药业股价从3月21日的8.80元一路下跌至5月24日的5.75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三个多月的双底形态,颈线位在6.56元,并于9月4日以放量阳线向上突破。为此,我们可在6.56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6.56×(1-3%)=6.36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6.56-5.72=0.84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6.56+0.84=7.40元,预期收益率为7.40÷6.56-1=12.80%。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7.40+0.84=8.24元,预期收益率为8.24÷6.56-1=25.61%。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8.24+0.84=9.08元,预期收益率为9.08÷6.56-1=38.41%。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莱美药业股价突破颈线后没有触及止损位,故可一直持有多单。至九月下旬起,股价频繁触及第一涨幅满足位7.40元,但无力继续上涨触及第二涨幅满足位8.24元,波段高点在7.62元。之后莱美药业股价一路下跌,跌破了当初的颈线位,也跌破了当初设置的止损位。

那么,为什么莱美药业无力冲击第二涨幅满足位呢?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如果我们事先从更长的视角审视其走势,是能够做到在第一涨幅满足位止盈,而不必等到第二涨幅满足位的,请看下图:

这是莱美药业自2006年3月至2017年12月的日线走势图。我们看到,莱美药业的本轮下跌是从12.02元开始起跌的,仅在8.20至9.00元这10%的狭窄区间内,莱美药业就有自2016年5月至2017年3月共计十个月的套牢盘,而始于2017年5月的双底才构筑了三个来月。在如此悬殊的对比之下,除非出现不可思议的惊天利好,否则仅凭这个双底,就想让莱美药业的股价触及8.24元的第二涨幅满足位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前方套牢盘的压力实在太大太大了。因此,既然股价不可能触及第二涨幅满足位,那么当股价涨至7.40元的第一涨幅满足位时,我们就可以考虑卖出止盈了。

以经验而论,对于底部反转的形态,股价突破颈线后若能触及第二涨幅满足位,此时稳健的投资者便可逐步卖出止盈。触及第三涨幅满足位的概率相对偏低,若真能触及该点位,则无论市场上多少利好消息,说该股股价还能大涨特涨,我们一般都会选择卖出止盈。只触及第一涨幅满足位,甚至涨不到第一涨幅满足位的概率同样偏低,出现这种情况,通常是因为底部结构太小,或是受到市场上其它利空因素所致。若投资者本拟涨至第二涨幅满足位时卖出,可惜股价没有涨到就转而下跌,且有效跌破当初底部形态的颈线,即证明这个底部构筑失败,投资者务必根据当初买入时所设置的止损位卖出止损。既然我们是按照涨跌幅满足法做交易,则无论心里有多么不甘,都必须按照规则办事。

请再看下面这张郑煤机(601717)自2015年12月至2016年8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郑煤机股价从2015年12月16日的7.54元一路下跌至2016年6月24日的5.31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三个多月的三重底形态,颈线位在6.03元,并于8月24日以爆量阳线向上突破。为此,我们可在6.03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6.03×(1-3%)=5.85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6.03-5.31=0.72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6.03+0.72=6.75元,预期收益率为6.75÷6.03-1=11.94%。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6.75+0.72=7.47元,预期收益率为7.47÷6.03-1=23.88%。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7.47+0.72=8.19元,预期收益率为8.19÷6.03-1=35.82%。

我们继续往下看:

自8月24日向上突破颈线之后,25日郑煤机股价又再次跌回颈线之下,之后逐渐震荡下滑。9月1日的收盘价为5.83元,已经跌破5.85元的止损位。9月2日最低价为5.79元,收盘价为5.81元,再次位于止损位之下。此时,当初在6.03元买入的投资者就该酌情止损了。

我们再往下看:

之后股价反弹数日,再度向颈线位发起冲击,可惜终究未能站上,就又再次下跌了。9月12日,郑煤机股价以跳空低开的方式直接跌破止损位,收盘报5.72元。按照姚尧形态学的操作法则,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没来得及止损的投资者,现在也必须要止损卖出了。

我们继续往下看:

之后股价继续在低位震荡,至9月27日收出中阳线,封闭了9月12日的跳空缺口,显示出强力反弹的迹象。10月10日,即国庆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郑煤机以放量中阳线突破当初所画颈线,显示8月24日的突破虽然失败,但底部反转的结构本质仍未遭到破坏,只是时间上略被拉长,形态上略作改变而已。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郑煤机的底部形态已经从原来的三重底逐渐转变成三角形底,其颈线位也略向上移至6.09元。随着10月10日股价向上突破颈线,我们可以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6.09×(1-3%)=5.91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6.09-5.31=0.78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6.09+0.78=6.87元,预期收益率为6.87÷6.09-1=12.81%。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6.87+0.78=7.65元,预期收益率为7.65÷6.09-1=25.62%。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7.65+0.78=8.43元,预期收益率为8.43÷6.09-1=38.42%。

我们继续往下看:

 自从10月10日向上突破之后,郑煤机股价虽也曾再度跌回颈线之下,但始终没有触及5.91元的止损位,故可一直持股。此后,郑煤机一路上行,先后触及6.87元,7.65元和8.43元这三波涨幅满足位,最高价来到9.06元。假设我们是在突破时的6.09元买入,在第二涨幅满足位7.65元卖出,则收益为25.62%。即便算上九月初止损时出现的约4%的损失,本轮行情的收益率也仍然是超过20%的。因此,只要我们掌握好止盈止损的原则,就可以将风险控制在极低的水平,同时也不必担心会错过牛市行情。 


第5集:止盈(3)

上一集,我们讨论了底部反转,接下来讨论顶部反转。与底部反转类似,顶部反转后在计算涨跌幅满足时也通常不只限于一波,而是会有两波,甚至三波。请看下图:

这张是三重顶的示意图,属顶部反转形态。当股价跌破60元的颈线位后,即可计算其跌幅满足位。计算方法是:

先计算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70-60=10元。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颈线位减10,即60-10=50元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第一跌幅满足位减10,即50-10=40元

第三跌幅满足位为第二跌幅满足位减10,即40-10=30元

以经验而言,通常股价跌破颈线后会下跌至第一跌幅满足位,再经由一段时间的震荡,构筑一下跌中继形态,再继续下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顶部反转形态突破后,以达到第二跌幅满足位的概率为最大,达到第一或第三跌幅满足位的概率较小。具体能跌到哪里,还需要结合具体的形态结构和当时的市场氛围等多方面因素而定。若顶部构筑的时间很长,之前的涨幅太大,则突破后容易有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的下跌,反之若顶部构筑时间很短,之前的涨幅较小,则跌破后很有可能只跌一波就结束,甚至达不到跌幅满足位。若当时的大环境是熊市,则突破后可能会跌得非常快、非常深;反之则下跌一小段后就能止跌企稳。这些同样需要读者视具体情况随机应变,无法在书本中一一道明。我们来看个具体案例。

下面这张是山西证券(002500)自2015年2月至6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山西证券股价从2015年2月2日的12.59元一路上涨至5月26日的27.98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一个多月的头肩顶形态,颈线位在22.74元,并于6月18日以中阴线跌破颈线。为此,投资者可在22.74元融券做空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22.74×(1+3%)=23.42元。

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7.98-22.74=5.24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22.74-5.24=17.50元,预期收益率为1-(17.50÷22.74)=23.04%。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17.50-5.24=12.26元,预期收益率为1-(12.26÷22.74)=46.09%。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12.26-5.24=7.02元,预期收益率为1-(7.02÷22.74)=69.13%。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山西证券自从跌破颈线后就再也没有站回颈线之上,故空单可一直持有。很快,山西证券就触及到第一跌幅满足位,略做反弹后再次下跌,刚好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时止跌。此时,我们即可还券止盈,短短三个星期便能获得46%的收益率。

之后山西证券股价亦有反弹,震荡一段时间后再次下跌,最低跌至8.72元,并未触及到第三跌幅满足位。

有必要强调的是,在姚尧形态学中,我们通常使用的都是算术坐标系,这在计算第三波涨跌幅满足位,特别是跌幅满足位时可能会出现瑕疵。此时若切换到对数坐标系,可能会更加准确。在算术坐标系中,刻度间的距离与价格的算数差成正比;而在对数坐标系中,刻度间的距离与价格的涨跌幅成正比。为表述方便,我们举个极端的例子,请看下图:

假设顶部的价位是40元,而颈线的价位是20元,则跌破颈线后的三波跌幅满足位分别是0元,﹣20元,﹣40元,显然这是极其荒谬的。可如果按照对数坐标系,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请看下图:

在对数坐标系中,三波跌幅满足位分别是10元,5元和2.5元,因为40元跌至20元是跌一半,20元跌至10元,10元跌至5元,5元跌至2.5元都是跌一半,它们在涨跌幅上是相等的。

在算术坐标系中,我们计算涨跌幅距离时用的是加减法,在对数坐标系中,我们计算涨跌幅满足时是用的是乘除法。以本集开头之顶部反转的示意图为例,在对数坐标系中,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70÷60=1.17。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颈线位除以1.17,即60÷1.17=51.28元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第一跌幅满足位除以1.17,即51.28÷1.17=43.83元

第三跌幅满足位为第二跌幅满足位除以1.17,即43.83÷1.17=37.46元

而以上集之底部反转的示意图为例,在对数坐标系中,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40÷30=1.33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颈线位乘以1.33,即40×1.33=53.33元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第一涨幅满足位乘以1.33,即53.33×1.33=70.93元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第二涨幅满足位乘以1.33,即70.93×1.33=94.34元

由此可见,相较于算术坐标系,对数坐标系的跌幅满足位会跌得更少一些,而涨幅满足位会涨得更多一些。不过,在实战中为了分析和交易的方便,我们仍然习惯于采用算术坐标系,读者在作形态分析时只要稍加留意即可,尤其是在底部或顶部到颈线的距离较长时,更容易出现上述情况。当股价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时,我们差不多就可酌情止盈,不要再巴望着它非得跌至第三跌幅满足位。

我们再看下面这张绿景控股(000502)自2016年2月至5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绿景控股股价自2016年3月8日的17.54元一路上涨至4月18日的27.55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头肩顶形态,颈线位在23.55元,并于5月5日以阴线跌破颈线。为此,投资者可在23.55元融券做空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23.55×(1+3%)=24.26元。

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7.55-23.55=4.00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23.55-4.00=19.55元,预期收益率为1-(19.55÷23.55)=16.99%。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19.55-4.00=15.55元,预期收益率为1-(15.55÷23.55)=33.97%。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15.55-4.00=11.55元,预期收益率为1-(11.55÷23.55)=50.96%。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绿景控股跌破颈线后立刻收出两根长阴线,很快就触及到了第一跌幅满足位,之后却迟迟未能继续下跌,而是做了三个半月的横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会选择还券止盈,而不再期待第二跌幅满足位。

在前文中,我们曾经讲过,股价在触及第一跌幅满足位后通常会有个反弹,或者作出下跌中继的震荡形态,之后再启动第二波下跌。可是既然是下跌中继,那就决定了在这段行情中,下跌趋势是主行情,震荡行情是次行情,次行情的规模不可以超过主行情。打个比方,有人从城北走到城南需要10个小时,他在早上七点由城北出发,中午十二点到达城中的餐厅吃饭,用餐完毕后稍事休息,下午一点钟继续向南走,下午六点到达城南,这是合理的。可是如果这个人早上七点钟出发,十二点钟到达城中后就在旅馆住下来,而且一住就是三天。那么,我就不得不高度怀疑,他此行目的还是不是要去城南?他应该是会有别的安排吧?同样的道理,绿景控股这个头肩顶的结构规模,是从2016年3月31日至5月5日,仅一个月多一点,之后又只花了一个星期触及第一跌幅满足位,可接下来却来回震荡了三个半月,这不得不让我们高度怀疑,它还会去触及第二跌幅满足位吗?因为如果这三个半月的震荡是下跌中继的话,那么这个次行情的规模就比主行情要大太多太多了。

我们继续往下看:

果然,绿景控股之后震荡攀升,向上突破了当初头肩顶所画的颈线位,也触及到当时所设置的止损位,等于是完全终结了当初头肩顶突破后的下跌趋势。倘若之前未能在低位及时止盈的投资者,此时也只好忍痛止损了。

我们继续往下看:

自9月下旬至12月初,绿景控股再次构筑一个三角形的顶部,颈线位在22.10元。12月6日,绿景控股以阴线跌破颈线。为此,投资者可在22.10元融券做空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22.10×(1+3%)=22.76元。

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4.80-22.10=2.70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22.10-2.70=19.40元,预期收益率为1-(19.40÷22.10)=12.22%。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19.40-2.70=16.70元,预期收益率为1-(16.70÷22.10)=24.43%。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16.70-2.70=14.00元,预期收益率为1-(14.00÷22.10)=36.65%。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绿景控股跌破颈线后也曾有过反弹,还曾一度重新站上颈线,但因距离止损位尚有相当距离,故而空单可继续持有。之后,绿景控股的股价一路暴跌,跌破14.00元的第三跌幅满足位后继续下跌,若计算第四跌幅满足位,则为14.00-2.70=11.30,刚好也是个阶段低点,最终跌至最低跌至10.22元。

绿景控股之所以在这轮行情跌得如此惨烈,能够跌破第四跌幅满足位,撇开其它因素不谈,单就形态学的角度而言,关键亦是因为其顶部到颈线的距离实在太近。其实,前面那个山西证券的案例,从顶部27.98元跌至第二跌幅满足点的12.26元,跌幅高达56.18%。反观现在这个绿景控股的案例,从顶部24.80元跌至第四跌幅满足点11.30元,跌幅却只有54.43%。原因就在于,山西证券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5.24元,相当于颈线位价格的23.04%。而绿景控股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70元,仅相当于颈线位价格的12.22%。

这样,我们就将通过计算涨跌幅满足法来止盈的操作方法讲述完了,下一集我们将介绍根据前高低点来止盈的方法。


第6集:止盈(4)

在上一集,我们介绍了通过计算涨跌幅满足位来止盈的操作方法。这一集,我们介绍根据前高低点来止盈的操作方法。

当行情处在上涨趋势中时,股价以波浪推进的形式逐步攀升,具体表现为下一个波浪的高点高于这一个波浪的高点,下一个波浪的低点也高于这一个波浪的低点,我们称其为“上涨常态”。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在新一波的上涨中,60的位置高于50,56的位置高于46。紧接着,又是70的位置高于60,66的位置高于56。股价便是这样一波接一波地逐步攀升,从而构成了上涨趋势。直到某一天,下一波高点无法再创出新高,下一波的低点比这一波低点还要低时,上涨趋势也就结束了。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当上涨趋势结束时,首先是新一波的高点在68,无法突破前一波的高点70,接着就是新一波的低点61低于前一波的低点66。因此,我们可以将每一波上涨的低点,即上图中的46、56和66作为做多时的止盈标杆,只要股价不有效跌破止盈标杆,我们就假定上涨趋势还在继续,一旦有效跌破止盈标杆,我们就假定上涨趋势已经结束。

具体到实践中,我们的操作是这样的:

1,当股价有效突破40元的颈线位时,我们进场买入,同时将止损位设置在40×(1-3%)=38.8元。如下图所示:

2,股价突破颈线后第一波涨至50元,之后又回调到46元,接着再次上涨时,46元就是前一波上涨的低点,被设置为止盈标杆。在实际操作中,我们通常将跌破46元以下3%视为有效跌破,故将止盈位设置在46×(1-3%)=44.62元。如下图所示:

3,股价第二波涨至60元,之后又回调到56元,接着再次上涨时,56元就是前一波上涨的低点,成为新的止盈标杆。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将止盈位设置在56×(1-3%)=54.32元。如下图5所示:

4,股价第三波涨至70元,之后又回调到66元,接着再次上涨时,66元就是前一波上涨的低点,成为新的止盈标杆。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将止盈位设置在66×(1-3%)=64.02元。如下图6所示:

5,股价无法再创出新高,至68元后便震荡回落,当其跌至64.02元后即止盈卖出,收益率为64.02÷40-1=60.05%。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当股价最初突破颈线位40元时,我们设置的是止损位,设在38.4元。突破颈线的第一波上涨结束,第二波上涨开启后,我们就将止损位改成了止盈位,设在44.62元。之后随着股价一波又一波上涨,我们也将止盈位逐步上移至54.32元、64.02元。只要上涨趋势一直在延续,我们的止盈位就不断在上移。直到某一天,新一波上涨的低点有效跌破前一波的低点,我们即止盈出局,这种止盈方法就称为“破前低法”。

我们看个具体的案例。下面这张是铁龙物流(600125)自2017年3月至6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铁龙物流股价从4月12日的11.14元一路下跌至5月24日的7.64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一个多月的三角形底,并于6月19日以爆量阳线向上突破,突破时的颈线位在8.56元。为此,我们可在8.56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8.56×(1-3%)=8.30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8.92-7.79=1.13元。关于三角形底的测算方法,我们在以后的文章中会详细解说,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虽然实际行情的最低股价是7.64元,但我们却不将其视为三角形底的最低点,因为如果将7.64元视为最低点,则形态就完全变掉了。所以,我们在测算时,还是将7.79元视为三角形底的最低点,而将那根下影线打出的7.64元视为市场突发变动导致的噪音。按照涨幅满足法,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8.56+1.13=9.69元,预期收益率为9.69÷8.56-1=13.20%。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9.69+1.13=10.82元,预期收益率为10.82÷8.56-1=26.40%。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10.82+1.13=11.95元,预期收益率为11.95÷8.56-1=39.60%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铁龙物流股价突破颈线后虽一度跌破颈线,但收盘价从未触及止损位,故可一直持有多单。股价突破之后震荡上扬,先后触及9.69元、10.82元和11.95元。假设我们在10.82元时卖掉一半,在11.95元时又卖掉剩下一半,则收益率为33.00%。

我们再用破前低法来操作该股,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随着股价的一波又一波攀升,止盈标杆也在不断抬高,由8.46元逐步推升至9.78元、10.06元、12.12元及13.23元。9月13日,铁龙物流涨至14.35元时震荡回落,无法突破14.88元的前高。9月18日,铁龙物流以跳空低开的方式跌破前低13.23元,有经验的投资者当即便能感觉到势头不对,应当止盈卖出。具体的研判细节,我们这里先不展开,就简单地按照破前低法,当止盈标杆上移至13.23元时,止盈位设在13.23×(1-3%)=12.83元。当天股价跌停,收盘报12.41元,即便我们在实际操作中是以12.41元止盈卖出,其价位仍高出前述11.95元的第三涨幅满足位,收益率44.98%。

既然用破前低法可以获得比涨幅满足位法更高的收益率,那么,是否我们在实际操作中应该更多采用破前低法呢?其实也不尽然,在上一集,我们曾经提到过莱美药业的案例,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按照涨幅满足法,莱美药业在股价触及第一涨幅满足位,即7.40元时就应抛出。我们再用破前低法做一次,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随着股价的逐步攀升,止盈标杆也不断抬高至6.80元、7.00元,止盈位也由此上升至7.00×(1-3%)=6.79元。10月26日,莱美药业股价跌破7.00元,收盘报6.91元,但仍高于6.79元的止盈位,故不用止盈。27日,莱美药业下跌4.78%,收盘报6.58元,已经触及止盈位。可此时再止盈的话,距离6.56元的买入价已经所剩无几了,反不如当初在第一涨幅满足位就止盈卖出。

由此可见,涨幅满足法和破前低法都是在实战中非常方便好用的止盈方法,但具体哪一种更好,尚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再看个案例,下图是光大证券自2013年9月至2014年7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光大证券股价从2013年9月12日的9.71元一路下跌至2014年3月12日的6.59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七个多月的复合型头肩底,并于7月25日以放量阳线向上突破,突破时的颈线位在7.64元。为此,我们可在7.64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7.64×(1-3%)=7.41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7.77-6.61=1.16元。按照涨幅满足法,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7.64+1.16=8.80元,预期收益率为8.80÷7.64-1=15.18%。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8.80+1.16=9.96元,预期收益率为9.96÷7.64-1=30.37%。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9.96+1.16=11.12元,预期收益率为11.12÷7.64-1=45.55%

请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光大证券股价突破颈线后就再也没有跌回,故可一直持有多单。之后,光大证券震荡上扬,先后触及到8.80元、9.96元和11.12元这三波涨幅满足位。假设我们是以7月25日的7.64元买入,在11月5日股价触及11.12元时卖出,则三个多月的收益率为45.55%,应该说是相当令人满意的了。我们继续往下看:

我们惊讶地发现,当我们以11.12元卖出光大证券后,其股价不但没有下跌,反而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飙涨,至12月9日上涨至33.12元!我们以为第三涨幅满足位已经是相对高位了,却没想到那正是一波超级大牛市的起涨点,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股价竟然就翻了两倍!在牛市刚启动时卖丢大牛股,这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但如果采用破前低法,就不会出现这等悲剧了,请看下图:

再继续往下看:

我们看到,自从将止盈标杆设在8.72元以后,光大证券的股价一路飙涨至12月9日的最高33.12元,期间基本没有回调,因而也无需再设置止盈标杆,直到它从33.12元回落,至12月15日收出波段低点23.65元后再次反弹时,我们才将23.65元设为止盈标杆,同时将止盈位设在23.65×(1-3%)=22.94元。

这只股票是姚尧自己实际操作过的股票,最终是在12月5日全部卖出止盈,平均卖出价为27.23元,也就是那天的涨停价。盖因我已经判断出该股风险巨大,而当天涨停板又频繁被打开,故就在涨停板附近将股票全部卖出了。那时候,姚尧还没有开通微信公众号,只是有时会在一些股票群里与人争论。当时上证指数从2200来点快速飙升至3000多点,市场气氛非常狂热,很多投资者都认为券商股还将大涨特涨,因为牛市来了最受益的就是券商股。但是我说:“我都靠券商股赚这么多钱了,难道我不知道券商股在牛市最受益吗?只是现在涨得太过疯狂,未来必定会有大幅回调,我还是先止盈出来再说。”于是,姚尧在2014年的12月5日发了条朋友圈,如下图所示:

果然,两天后券商股就见到阶段高点,出现了大幅回调。坦白讲,姚尧在12月5日提示风险,并不全是通过使用本书所述之形态学的技术,还利用了均线乖离率等技术。然而,我之所以能够在7块多钱买入该股而一直持有到25元以上而不卖,靠的就是使用破前低法的止盈技术。否则的话,早就想着获利了结,又如何能一直拿得住呢?下面,我们按照破前低法的标准操作流程,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光大证券股价震荡了一个月的时间后,在2015年1月19日以一字跌停开盘,次日继续下跌,跌破此前设置的22.94元的止盈位。假设我们是以当日收盘价21.81元卖出,则本轮行情的收益率为21.81÷7.64-1=185.47%。

我们再看个案例,下图是神州泰岳(300002)自2012年8月至12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神州泰岳的股价从2012年8月23日的3.79元一路下跌至12月24日的2.18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头肩底,颈线位在2.52元,并于12月13日以爆量阳线向上突破,突破时的价位为2.50。为此,我们可在2.50元进场买入该股,同时将止损位设在2.50×(1-3%)=2.43元。

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52-2.18=0.34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2.50+0.34=2.84元,预期收益率为2.84÷2.50-1=13.60%。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2.84+0.34=3.18元,预期收益率为3.18÷2.50-1=27.20%。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3.18+0.34=3.52元,预期收益率为3.52÷2.50-1=40.80%。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神州泰岳的股价突破颈线后就再未跌回,故可一直持有多单。之后,神州泰岳震荡上扬,先后触及2.84元、3.18元和3.52元这三波涨幅满足位。假设我们是以12月13日的2.50元买入,在3月1日股价触及3.52元时卖出,则两个半月的收益率为40.80%,应该说是相当令人满意的了。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神州泰岳本轮行情的高点是在2013年10月8日的12.63元。与上述光大证券的案例类似,当初设置的第三涨幅满足位,其实正是一轮大牛市行情的山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为什么在这里不应该使用涨幅满足法来止盈呢?请看下面这张神州泰岳的周线图:

可以看到,神州泰岳是从2010年4月中旬的16.05元开始下跌的,一直跌到2012年12月初的2.18元。下跌时间长达两年八个月,下跌幅度高达86.42%,再结合其它方面的分析,我们足可以推断出,神州泰岳应该是要否极泰来、由熊转牛了。既然是要由熊转牛,那么一个跌了两年八个月的股票,转入牛市后不会只涨三五个月就结束;一个在上轮熊市从16.05元跌到2.18元的股票,也绝不会只涨到3.52元就不涨。所以,在买入之初我们就应该有心理准备,如果未来会有一波大牛市的话,就不应该只是用涨幅满足法来止盈,而是应该用破前低法。请看下图:

再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随着神州泰岳的股价不断攀升,止盈标杆也在不断抬高,最后一次是在2013年10月16日的9.75元,止盈位随之抬高到9.75×(1-3%)=9.46元。之后,神州泰岳反弹至11.78元即开始下跌,未能突破12.63元的前高。10月25日,神州泰岳收盘价报9.15元,已经触及止盈位。假设我们是以当日收盘价9.15元卖出,则本轮行情的收益率为9.15÷2.50-1=266.00%,远高于第三涨幅满足位时的40.80%。

综上所述,以姚尧自身做交易的经验而言,在上涨趋势中使用止盈方法时通常可分为四种情况:

1,一般情况下,是在股价突破颈线后涨至第二涨幅满足位时酌情止盈。可在第二涨幅满足位卖出一半,另一半到第三涨幅满足位卖出,或者另一半用破前低法卖出。

2,如市场氛围相对疲软,则在股价突破颈线后达到第一涨幅满足位时酌情止盈。

3,如市场氛围相对狂热,则综合使用涨幅满足法和破前低法止盈。

4,如底部最初构筑的规模较小,市场氛围却越来越热,则以破前低法止盈。


第7集:止盈(5)

上一集,我们讨论的是上涨趋势中的破前低法止盈,这一集我们讨论下跌趋势中的过前高法止盈。

当行情处在下跌趋势中时,股价以波浪推进的形式逐步下跌,具体表现为下一个波浪的低点低于前一个波浪的低点,下一个波浪的高点也低于前一个波浪的高点,我们称之为“下跌常态”。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在新一波的下跌中,40的位置低于50,44的位置低于54。紧接着,30的位置低于40,34的位置低于44,股价便是这样一波接一波地逐步走低,从而构成了下跌趋势。直到某一天,下一波低点无法再创出新低,下一波高点比前一波高点还要高时,下跌趋势也就结束了。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当下跌趋势结束时,首先是新一波的低点在31,无法跌破前一波的低点30,接着,新一波的高点38高于前一波的高点34。因此,我们可以将每一波下跌的高点,即上图中的54、44和34作为做空时的止盈标杆,只要股价不有效涨过止盈标杆,我们就假定下跌趋势还在继续,一旦有效涨过止盈标杆,我们就假定下跌趋势已经结束。

具体到实践中,我们的操作是这样的:

当股价有效跌破60元的颈线位时,我们进场做空,同时将止损位设置在60×(1+3%)=61.8元。如下图所示:

股价跌破颈线后第一波跌至50元,之后又反弹到54元,接着再次下跌时,54元就是前一波下跌的高点,成为止盈的标杆。实际操作中,我们通常将涨过54元以上3%视为有效涨过,故将止盈位设置在54×(1+3%)=55.62元。如下图4所示:

股价第二波跌至40元,之后又反弹到44元,接着再次下跌时,44元就是前一波下跌的高点,成为新的止盈标杆。实际操作中,我们将止盈位设置在44×(1+3%)=45.32元。如下图5所示:

股价第三波跌至30元,之后又反弹到34元,接着再次下跌时,34元就是前一波下跌的高点,成为新的止盈标杆。实际操作中,我们将止盈位设置在34×(1+3%)=35.02元。如下图所示:

股价无法再创出新低,跌至31元后便震荡反弹,当其涨至35.02元后即止盈卖出,收益率为1-(35.02÷60)=41.63%。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当股价最初跌破颈线位60元时,我们设置的是止损位,设在61.8元。跌破颈线后的第一波下跌结束、第二波下跌开启后,我们即将止损位改成了止盈位,设在55.62元。之后随着股价一波又一波下跌,我们随之将止盈位逐步下移至45.32元、35.02元。只要下跌趋势一直在延续,我们的止盈位就不断在下移。直到某一天,新一波下跌的反弹高点有效涨过前一波下跌的反弹高点,我们即止盈出局,这种止盈方法就称为“过前高法”。

我们看个具体案例,下面这张是美尔雅(600107)自2016年1月至12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美尔雅股价从1月27日的14.61元一路上涨至4月15日的22.42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九个多月的三角形顶。12月14日,美尔雅收阴线跌破颈线,15日,美尔雅收出爆量小阳线,显示多空分歧非常大。如果多方实力大于空方,则这根爆量小阳线必能扭转此前震荡下跌的颓势。可事实证明,美尔雅16日再次收出阴线,且吞没了15日的阳线,显见15日的爆量小阳线只不过是多方最后的奋力抵抗,之后多方力量耗尽,该股还将继续下跌。为此,我们以破颈线时的价位19.12元融券做空,同时将止损位设在19.12×(1+3%)=19.69元。

计算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22.42-18.51=3.91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19.12-3.91=15.21元,预期收益率为1-(15.21÷19.12)=20.45%。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15.21-3.91=11.30元,预期收益率为1-(11.30÷19.12)=40.90%。

第三跌幅满足位为11.3-3.91=7.39元,预期收益率为1-(7.39÷19.12)=61.35%。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美尔雅股价跌破颈线后就再也未能重新站回颈线之上,故空单可一直持有。由于顶部到颈线的距离太长,若真要跌至第三跌幅满足位7.39元,则从最高点算起的下跌幅度将超过三分之二。从实战的角度而言,我们并不对此寄予如此高的期待,当它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即11.30元时即可止盈出局,四个月时间可获利40%。下面,我们再用过前高法来操作该股,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随着股价一波接一波下跌,止盈标杆也在不断下移,由17.66元逐步下移至16.14元、14.41元、11.64元、11.17及10.57元。当止盈标杆下移至10.57元时,止盈位设在10.57×(1+3%)=10.89元。6月5日,美尔雅股价放量涨停,收盘为10.67元,次日爆量上涨,收盘为11.25元,当天我们便可按照过前高法止盈出局,止盈价与在第二跌幅满足位止盈时的11.30元非常接近。

我们再来看个案例,下面这张是大湖股份(600257)自2016年5月至12月的日线走势图:

可以看到,大湖股份股价从5月20日的9.31元震荡上行至10月11日的12.55元,之后构筑了一个长达两个多月的双顶,12月2日,大湖股份以中阴线跌破颈线。为此,我们以破颈线时的价位11.46元融券做空,同时将止损位设在11.46×(1+3%)=11.80元。

计算顶部到颈线的距离为:12.55-11.46=1.09元。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11.46-1.09=10.37元,预期收益率为1-(10.37÷11.46)=9.51%。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10.37-1.09=9.28元,预期收益率为1-(9.28÷11.46)=19.02%。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9.28-1.09=8.19元,预期收益率为1-(8.19÷11.46)=28.53%。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大湖股份股价跌破颈线后就再也未能重新站回颈线之上,故空单可一直持有。由于顶部到颈线的距离较短,所以大湖股份跌至第三跌幅满足位8.19元后还有一大段跌幅,直至5.91元才算真正见底。下面,我们再用过前高法来操作该股,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随着股价的一波接一波下跌,止盈标杆也在不断下移,由11.02元逐步下移至10.40元、9.47元、8.13元、7.48及7.08元。当止盈标杆下移至7.08元时,止盈位设在7.08×(1+3%)=7.29元。6月15日,大湖股份收盘报7.31元,当天我们便可按照过前高法止盈出局,止盈价相较在第三跌幅满足位止盈时的8.19元又低了10%。

以姚尧自身做交易的经验而言,在下跌趋势中使用止盈方法时通常可分为四种情况:

1,一般情况下,当股价跌破颈线后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时酌情止盈。可在第二跌幅满足位卖出一半,另一半在第三跌幅满足位卖出,或者另一半用过前高法卖出。

2,如市场氛围相对疲软,则以过前高法为主,综合使用跌幅满足法。

3,如市场氛围相对强劲,则在股价跌破颈线后达到第一跌幅满足位时酌情止盈。

4,如顶部最初构筑的规模较小,市场氛围却越来越疲软,则以过前高法止盈。

最后再举个姚尧实际操作的案例。在姚尧每晚更新的股市前瞻中,是从来不专门讨论个股买卖的,但有时我会介绍自己操作过的期货交易,譬如下面要介绍的沪镍。

在2017年的《7月24日股市前瞻》末尾,姚尧写道:“姚尧自己最近也在操作商品期货,具体品种就不说了,也不是建议读者去开期货账户,只是给已经在操作期货的读者提供一点思路。你可以去研究一些在长期底部区间震荡很久的品种,虽然它们的利空消息接连不断,却似乎再也无法创出新低,甚至有底部逐渐抬高的迹象。这样的品种,虽然现在像只死鱼一般在底部趴着,但没准哪天一个风吹草动,它就会向上突破了。”

在《7月26日股市前瞻》中,姚尧提到前天晚上所说的品种就是镍,因为其日线上构筑的是头肩底走势,且刚突破颈线,如下图所示:

而从长线来看,镍正处于长期底部阶段,下面这张是伦镍的月线图:

姚尧在当天的文章中写道:“我们看到,伦镍的历史高点是2007年的51800点,之后金融海啸爆发,伦镍暴跌至8838点,现在的位置,跟十年前几乎没有差别,甚至还一度跌破十年前的低点。这,就叫长期底部区间。虽然市场上始终存在各种看空镍的观点,但当它位置低到这种令人发指的程度,我就不再理会各种看空声音,坚定做多。”

在分析时,我们习惯于用伦镍,因为伦镍的数据比较悠久,而在实际操作中,姚尧主要是做多沪镍1801合约,请看下图:

这就是我当时画的图,底部在73040元,突破时的颈线位为78500元,在突破颈线位后开始做多。由于底部至颈线的距离仅有8.48%,因此我们的止损距离不能再设置为3%,而以1.5%为宜,故止损位为78500×(1-1.5%)=77320元。

计算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79240-73040=6200元。按照涨幅满足法,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78500+6200=84700元,预期收益率为84700÷78500-1=7.90%。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84700+6200=90900元,预期收益率为90900÷78500-1=15.80%。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90900+6200=97100元,预期收益率为97100÷78500-1=23.69%

我们接着往下看

我们看到,沪镍突破颈线后虽有回调,但并未跌破颈线,故可一直持有多单而不用止损,之后沪镍连续上涨至97720元,恰好就是我们当初所画的第三波涨幅满足位。不过,姚尧并没有卖到那么高的价位,我是在第二涨幅满足位止盈的。在《8月21日股市前瞻》中,姚尧写道:“除保留极少仓位做长线外,姚尧把手头的沪镍多单基本都平掉了。虽然从趋势上看似乎还没有露出疲态,但对我来说已经可以满足了。列车既已如期抵达车站,我便可按预定计划下车了。”最终,姚尧卖出沪镍的平均止盈价在91500元左右。

至当年11月底,姚尧再次关注到镍,而这一次是打算做空,因为沪镍构筑了一个头肩顶形态,如下图所示:

在《11月29日股市前瞻》中,姚尧写道:“很明显,沪镍指数已经构筑了一个长达一个半月的头肩顶,就在今天正式跌破颈线,其第一跌幅满足位在80440元,以92040点的颈线位计,跌幅约12.6%。事实上,姚尧今天已经开始做空沪镍了。在之前的文章中,姚尧多次提到分析商品走势只是为了表达观点,并不建议普通读者做期货,但文章发出后,还是会有不少读者跟着做。反正这事你们自己斟酌吧,只是,这一次如果你们要跟着做空沪镍的话,千万、千万、千万要记得设置止损。更何况期货是带杠杆的,风险远高于股市,而做空的风险尤其高,所以投资者要做空商品时务必设好止损。譬如你是在92000元做空沪镍的话,就要将考虑将止损设在93000元或者94000元,一旦涨到止损位,就务必要把空单平掉。这样就意味着在不考虑杠杆的前提下,如果我们看错,最多也就是亏1%或2%,如果我们看对,则能够赚12%。”

具体到实战中,姚尧操作的是沪镍1805合约,如下图所示:

这就是我当时画的图,顶部在103990元,破线时的颈线位为92500元,在跌破颈线位后开始做空,止损位为92500×(1+1.5%)=93890元

计算底部到颈线的距离为103990-92500=11490元。按照跌幅满足法,于是我们可计算出: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92500-11490=81010元,预期收益率为1-(81010÷92500)=12.42%。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81010-11490=69250元,预期收益率为1-(69250÷92500)=25.14%。

基于对该商品基本面的了解,姚尧深知沪镍若能跌至80000元以下就已经是低位,跌至70000元以下将是不可思议的低位,故此轮下跌至第一跌幅满足位后就准备酌情止盈,跌至第二跌幅满足位后将由空翻多,至于第三跌幅满足位,我们根本就不做任何期待,所以也没有必要计算、画线了。

我们接着往下看:

我们看到,沪镍破线之初走势还是很正常的,先是向下跌破颈线,其后反弹未能站回颈线之上,接着继续下跌,至12月7日跌至最低86890元,之后出现的反弹也在合理范围内。不料,12月18日竟然出现一根长达4.03%的长阳,一举站上颈线,且盘中触及止损位,最高为94340元,收盘报93470元,略低于止损位。

之所以会在18日出现这样的长阳,与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刺激有关,即国家宣布要调高部分商品的进口关税,其中就包括镍锭。可消息刚出来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直到长阳线涨出来了我才知道有这条消息。为此,我必须要做个决定,现在的沪镍价格已经在止损位附近了,要不要止损出局?

当时我的判断是,沪镍原本构筑的是一个头肩顶的空头结构,可现在这个空头结构极有可能已经被调高进口关税的政策给打破了。如果突发消息没能打破空头结构,则明天会按照市场本来的趋势继续下行,我就继续持有空单不变;如果明天沪镍继续上行,则表示空头结构确实被打破,则必须及时止损出局。

我们接着往下看:

果然,沪镍1805合约在19日继续上涨收阳,最高点涨至95740元,收盘报94650元。在这一天,我就把空单全部平掉,止损出局了,止损时的均价约在94500元左右。

我们再往下看:

我们看到,沪镍1805之后震荡上扬,截至我写作本文的这一刻,最高位在107050元。现在回过头来看,原本期待能赚钱的空头结构,最终因为一条突发消息而不得不亏损出局,确实令人遗憾。然而,在94500元就止损出局,总比持有空单至107050元,亏损金额急剧放大要来得好。

必须说明的是,姚尧之所以拿这个案例作为解说,并不表示这个操作有多出色,而是因为这个操作绝对来自实战,每一步操作的思路都明明白白记录在当时的文章中,而每一步操作的过程也都是按照《姚尧形态学》所讲述的方法进行。

至此,关于止盈和止损的内容就已经全部介绍完了。从下一集,我们将正式开始讨论各种形态。 


第8集:演变

在上两集中,我们介绍了上涨趋势中的破前低止盈法和下跌趋势中的过前高止盈法。在上升趋势中,之所以能根据破前低点来止盈,其实正是因为它已经构成了顶部反转的形态,如下图所示:

我们看到,在上升趋势中,低点55高于低点50,低点60高于低点55,高点65高于高点58,高点70高于高点65,这就是前文所述之上涨常态。之后高点66低于高点70,低点57低于低点60,遂宣告上升趋势的结束。我们将两个波段低点60相连构成颈线,颈线上方的形态就称为“头肩顶”,其中最高点70为头,70前的次高点65称为“左肩”,70后的次高点66称为“右肩”,如下图所示:

与其相对应的底部形态称为“头肩底”,如下图所示:

头肩形态是最为常见的反转形态,略作调整,即可演变成其它形式的反转形态。如构成头肩顶颈线的两个波段低点本应在同一水平线上,若两者相差太远,则构成“菱形顶”。

如头肩顶左肩的波段高低点皆呈逐步上移,右肩的波段高低点皆呈逐步下行,则构成“圆弧顶”。

若将头肩顶之头部与两肩置于同一水平位置,则构成“三重顶”。

在汉语中,“三”不仅表示数字“3”,亦有“多”的意思,如“三缄其口”、“三人行必有我师”,故对于四重顶、五重顶甚至更多重顶,我们都一律称为“三重顶”。

三重顶的上颈线和下颈线皆为水平线,将这两条线的弧度倾斜,则可演变成各种三角形态。如将上颈线向下倾斜,就成了“下降直角三角形”,或简称“下降三角形”。

如将下降三角形的下颈线向上倾斜,就构成了“对称三角形”。

下降三角形和对称三角形因其震荡幅度逐渐收敛,故皆称为“收敛三角形”,反之,震荡幅度逐渐扩大的则称为“扩张三角形。

如三重顶的上颈线维持水平或上升,而下颈线以更高的斜率向上倾斜,就构成了楔形。

楔形与对称三角形一样,震荡幅度都是逐渐变小的,区别在于对称三角形的上颈线是向下倾斜的,而楔形的上颈线是水平或向上倾斜的。

如将三重顶的顶部数量减少一个,则构成了“双重顶”,又称“双顶”或“M头”。

如将双顶的顶部再减少一个,就构成了“单顶”,又称“尖顶”或“倒V形顶”。

以上就是顶部反转的主要形态,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底部反转的主要形态,如下图所示:

以上说的是反转形态,三重形在顶部称三重顶,在底部称三重底,在中继则称“水平旗形”或“箱形”。水平旗形又可分为上升趋势中的水平旗形和下降趋势中的水平旗形两种:

如将水平旗形的旗面转为震荡上行,则称“上飘旗形”:

如将水平旗形的旗面转为震荡下行,则称“下飘旗形”:

如将水平旗形的旗面压缩为三角形,则称“三角旗形”;

至此,我们大体上就将市场运行的基本形态罗列完毕,下一集我们将讨论如何画颈线,再往后,就将逐集介绍各种形态。


第9集:画线

上一集,我们介绍了形态的主要分类。具体到实战中,所有形态的识别,都是通过画颈线来确认的。因此在这一集,我们讨论颈线的画法,讨论颈线为什么是这样画,而不是那么样画。

首先,我们要指出的是,画线更接近于艺术而不是科学。所谓科学,就是“只能如此,无一例外”。譬如,一加二只能是等于三,不可能有时等于三,有时等于四。又譬如,在19.6米的高空持铁球做自由落体实验,其下落的时间就必定是两秒,不可能有时是两秒,有时是三秒。所谓艺术,就是它或许有一些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但在具体表现形式上没有特别固定的标准,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都不算错。譬如写诗,你可以写得豪放大气,也可以写得哀婉缠绵,只要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就算是好诗。又譬如写字,你可以写得苍劲有力,也可以写得潇洒飘逸,没有具体的规定,要求一笔一划必须怎么写才能算好字。同样的道理,我们在讨论画颈线时也只是提供三条基本原则以供读者参考,而不能作出特别明确的规定来要求读者遵守。

我们给出的第一条基本原则,叫作“设想符合常理”。我们在作形态学分析,在给市场走势图画线时,本质上只是提出一种“设想”,设想未来市场将会如何运行。为此,我们在介绍具体形态之前先讨论止损和止盈,如果市场走势证明设想错误,我们就止损出局。如果市场走势证明设想正确,那我们就持有到目标位后止盈。从这个角度而言,你随便怎么画线都是可以的,因为既然是设想,你愿意怎么想都行,但为了能够提高投资的效率和准确率,我们在提出设想时还得符合常理,有些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设想就不要提了。举例来说,请看下图:

这是上证指数自2014年1月至2016年5月的周线走势图。请读者思考一下,按照下面这种画法可不可以?

按照这种画法,上证指数构筑的是一个头肩顶走势,顶部在5178点,左肩在3406点,右肩在3684点,颈线在3055点。2016年1月中旬,上证指数向下跌破颈线,接着逐步朝颈线位方向反弹,之后又再次下跌,宣告头肩顶形态确定。这样画线,可不可以?

显然,这种画法是不合逻辑的。因为,假如这是个头肩顶形态,则其第一跌幅满足位为:

5178-3055=3055-X

X=932点

按照对数坐标系计算,其跌幅满足位为:

5178÷3055=3055÷Y

Y=1802点

显然,以当时A股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以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以管理层对待股市的态度,都决定了上证指数绝不可能跌到这个位置,因此我们在画线时就必须放弃这种设想。再举个例子,请看下图:

这是创业板指自2015年1月至7月的日线走势图。请读者思考一下,按照下面这种画法可不可以?

按照这种画法,创业板指构筑的是一个下飘旗形的走势,先从1429点涨至4037点,这是旗杆,之后回调至2304点,这是旗面。7月13日,创业板指突破下飘旗形的颈线,之后的回踩也没能跌回颈线之下,遂宣告下飘旗形成立。这样画线,可不可以?

显然,这种画法也是不合逻辑的。因为,假如这是个下飘旗形,则其涨幅满足位为:

4037-1429=X-2304

X=4912点

按照对数坐标系计算,其涨幅满足位为:

4037÷1429=Y÷2304

Y=6509点

显然,当时创业板指涨至4037点时已经是极度高估,之后指数连续暴跌,个股全线跌停,许多高杠杆的投资者被爆仓,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业板指还要再涨至5000点甚至6000多点无疑是天方夜谭,因此我们在画线时必须放弃这种设想。

由此可见,画线虽然没有具体标准,但我们在提出设想时必须符合常理,不能太过脱离现实面。

我们给出的第二条基本原则,叫作“过影线不过实体”,为此我们有必要介绍K线的结构,请看下图:

每根K线显示了其所运行时间内的四个价位,即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和最低价。如收盘价高于开盘价,则称为阳线,如收盘价低于开盘价则称为阴线。按照我国看盘软件的习惯,阳线用红色、空心线表示,阴线以绿色、实心线表示。每根K线开盘价与收盘价之间的部分称为实体,实体上面的部分称为上影线,下面的部分称为下影线。通常情况下,当我们看到一根K线时,大致可以猜测出当期的运行情况。如下图所示:

在《姚尧形态学》中,我们认为开盘价和收盘价是更加重要的,代表一天的开始和结束,而最高价和最低价只是日内走势曾经触及,却未能停住的位置,所以我们在画颈线时原则上不穿过K线的实体,但允许在影线内适度调整。请看下图:

不考虑大趋势背景的情况下,以上四种画法都是合理的,因为它们只穿过了影线,没有穿过实体。我们再看下图中的三种画法:

显然,这三种颈线的画法都穿越了K线的实体,因而是不合理的。一般来说,颈线穿越K线实体只能有一种情况,就是在某个特定形态刚开始或刚结束的时候。读者应该还记得,我们之前在讨论形态的确立时,提出的标准就是收盘价必须有效突破颈线。收盘价有效突破颈线,换一种说法就是颈线穿过K线的实体。

我们看个具体的实例,下面这张是国机汽车(600335)自2017年1月至6月的日线走势图:

不难看出,这是个双重顶的形态,左顶在14.40元,右顶在14.43元,现在的问题是颈线位该画在哪里?我们比较下图中的两种画法:

可以看到,无论是褐色线的画法,还是蓝色线的画法,得出的都是双顶的形态。可问题在于,如果按照褐色线的画法,就连续穿越了三根K线的实体(双顶之间的低谷处),这是不被允许的,因此只能按照蓝色线的画法作为颈线。于是我们可以计算出顶部至颈线的距离为14.43-12.40=2.03元;其第一跌幅满足位为:12.40-2.03=10.37元,而这一波下跌的最低位在9.80元,可说是基本命中。

再看个具体的实例,请看下面这张兖州煤业(600188)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的日线走势图:

此时,我们可以提出一个设想,这是个双重底的形态,颈线位在11.17元,只要股价接下来有效突破11.17元,我们就可以认为双重底成型,可以计算其涨幅满足位。继续往下看:

我们看到,兖州煤业于3月20日高开于颈线位之上,可之后却跌回在颈线之下,第二天股价继续下跌,遂宣告我们此前设想的双重底不再成立,之前在颈线上买入的投资者当酌情止损出局。我们再继续往下看:

我们看到,兖州煤业回落两天之后开始企稳反弹,并再次创出新高,形态上仍然是双重底,但原来颈线位的画法就不再适用了,因为它穿越了3月20日的K线实体,故而必须将颈线由11.17元上移至11.38元。我们继续往下看:

我们看到,兖州煤业股价上涨数日后,再次跌回到11.38元颈线位之下,遂使得当初的假设再次被证伪。我们继续往下看:

兖州煤业震荡数日后大跌,之后又再次止跌企稳,并不断创出反弹新高,当它股价突破11.85元时,我们发现这确实是个底部,只是结构被再次扩大了,颈线也必须从11.38元继续上移至11.85元。此时,颈线到底部的距离为11.85-9.80=2.05元,由此我们可以计算出:

第一涨幅满足位为:11.85+2.05=13.90元

第二涨幅满足位为:13.90+2.05=15.95元

第三涨幅满足位为:15.95+2.05=18.00元

我们继续往下看:

可以看到,当颈线位画在11.85元时,兖州煤业的股价走势还是比较符合《姚尧形态学》的惯例的。涨至第一涨幅满足位时回落,但收盘价未曾跌破颈线,之后每当涨至第一、第二、第三涨幅满足位时都曾出现震荡,截至我写作本文的这一刻,兖州煤业的股价刚好突破第三涨幅满足位。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过影线不过实体”的原则最主要是应用于日线,亦可应用于更长的周线、月线、季线、年线,但未必适用于更短的60分钟线、30分钟线、15分钟线、5分钟线等。因为一根日K线的开盘价代表着一个交易日的开始,收盘价代表着一个交易日的结束,而日内交易中的每个5分钟的开始,或者每个30分钟的结束则没有特别的意思。

我们给出的第三条基本原则,叫作“接触点越多越好”。从几何学上说,过平面上任意一点都可以画出无数条直线,每条直线都可以把它设想为颈线。但是形态分析上,我们认为如果直线能够接触到的K线越多,那么它作为颈线就会越准确,请看下图:

我们看到,粉色线作为颈线显然是错误的,因为穿越了太多的K线实体。蓝色线作为颈线虽然不能算错,但也并非最佳,因为它接触到的K线太少。最佳的颈线画法是褐色线,它未曾穿越任何K线实体(突破时除外),却尽可能地接触到了更多的K线,所以我们以褐色线作为颈线。如下图所示:

同样的道理,我们将形态的各低点连接起来,这样得到了一个三角形底。

我们再举个实际案例,请看下图:

这张是兴业证券(601377)自2017年5月至10月的日线走势图,其正确的画法应该是收敛三角形顶,如下图所示:

其顶部到颈线位的距离为:8.83-8.37=0.46元

第一跌幅满足位为:8.37-0.46=7.91元

第二跌幅满足位为:7.91-0.46=7.45元

第三跌幅满足位为:7.45-0.46=6.99元

如下图所示:

我们看到,兴业证券最终是跌破第二跌幅满足位,而未能跌至第三跌幅满足位就止跌反弹了。

下面我们把图形放大,显示几种不太合适的画法:

画法一:

画法一的错误在于颈线穿过了实体。

画法二:

画法二的问题在于接触点太少。

画法三:

画法三属于形态误判,将顶部形态误判成下飘旗形的中继形态。随着投资者经验的增加,可以逐渐减少误判出现的概率,但谁也不敢说永远不会出现误判。只是当股价跌破颈线,证明当初的画法属于误判时,投资者要懂得及时纠正,该止损的就要止损,然后提出新的设想,画出新的颈线。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如果K线的最高或最低点并未实际碰触到颈线,但差距却在可以忽略的毫厘之间,我们也算一个接触点,也可视为有助于增强颈线的可信度。

正如写字虽然没有具体标准,但字写多了后自然就能逐渐领悟到字应该怎么写才会好看一样,画线虽然没有具体标准,但线画多了后自然也能逐渐领悟到线应该怎样画才会靠谱。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