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 笔记

标注 – 位置 #44-46
社会为我们的欲求而生,政府则因我们的恶念而诞;社会让我们同心同情,从正面增进幸福;政府则抑制恶行,从另一面提升我们的幸福感;社会倡导交流,政府则创设罅隙;社会庇护长者,政府则惩戒厉者。
标注 – 位置 #59-61
需求像引力一样将新到来的住民凝聚成社会。只要社会成员始终彼此公正相待,社会所带来的互利性便可取代法律与政府的制约性;在这种完美的状态下,法律与政府毫无存在的必要。
标注 – 位置 #75-77
政府是道德无法治理天下时的必然产物。这也是设立政府的目的及其所发挥的作用,即自由与保障。无论光亮如何耀照双目、声响如何欺骗双耳、偏见如何扭曲意愿、利益如何蒙蔽心智,自然与理性都会以最质朴的语言告诉我们: 这是正确的。
标注 – 位置 #81-83
尽管专制政府乃人性之耻,但其也具备优势: 简单。专制政府统治下的人民在遭受苦难时能清楚地知晓苦难之源,并且能找到解决之道;他们不会因纷繁的源由与对策而困扰。
标注 – 位置 #97-98
国王的地位注定其远离尘嚣,而其职责却要求其洞悉世事。因此,君主制中这几个不合常理地相互对立与抵消的组成部分证明了君主的存在完全是荒唐无用的。
标注 – 位置 #125-126
压迫通常是富裕之后的产物,而甚少或从不会是致富之道;贪婪能让人摆脱贫困潦倒之境,但这类人往往因患得患失而发不了大财。
标注 – 位置 #186-189
以上种种均首先认定现世的君主有着光彩的出身;然而,若是掀开历史的面纱追溯其祖上的发迹史,我们很可能会发现,他们不过是无赖团伙中的恶棍首领而已。这些人凭借残暴手段和精明心机赢得了团伙首领之位,随后通过不断积聚的权力和不断扩张的掠夺威逼不反抗且无力反抗的人们频频进贡以换取安全。
标注 – 位置 #229-230
君主制和世袭制并不是仅让个别国度陷入战争,而是让整个世界充斥着血腥和硝烟。
标注 – 位置 #274-276
我们一直对英国的保护沾沾自喜,却不曾想过其动机并非情感而是利益,亦不曾想过其并非是为了我们而抵抗我们的敌人,而是为了它自己去抵抗它自己的敌人;这些敌人与我们之间唯一的瓜葛便是其与英国之间的对抗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标注 – 位置 #336-337
你能爱戴、尊重并效忠一个曾在你的家园燃起战火的政权吗?如果你不能,那你的期待只是在欺骗自己,而你的犹豫不决会将灾难遗留给我们的子孙。
标注 – 位置 #457-458
为免日后有人滥用君主之说滋生事端,让我们在加冕礼成之后即把王冠打碎,将碎片散予所有民众共享。
标注 – 位置 #568-569
人口的增加必然会促进贸易,在此情况下,民众便会因过于关注贸易而忽视了其他事务。商业会削弱爱国情绪并耗损军事防御的积极性。
标注 – 位置 #570-571
一个国家最伟大的业绩往往成就于其正式立国立权前夕。英国在其商业的发展过程中逐步丧失着士气。
标注 – 位置 #605-606
当我们在谋求利及子孙后代的长久之计时,我们必须铭记于心的是: 德行是无法遗传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