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学 – 笔记

标注 – 第 19 页(位置 #292-293)
常态与变态之间,是没有很分明的界线的;一切所谓常态的人多少总有几分变态,所变的方向尽有不同,其为变态则一;同时,所谓变态的人也为许多基本的冲动所支配,和常态的人一样。
标注 – 第 26 页(位置 #399-400)
性冲动有一个特点,和饮食冲动大不相同,就是,它的正常的满足一定要有另一个人帮忙,讲到另一个人,我们就进到社会的领域,进到道德的领域了。
标注 – 第 37 页(位置 #566-566)
分析生理的现象,我们不但要归结到神经的调节,并且要推溯到化学的调节,
标注 – 第 43 页(位置 #654-656)
假如我们细察一般动物以及未开化的人群的性功能的过程,我们便很容易觉察我们绝不能拿“解欲”做一个起点。欲而需解,则事前必有一个积累的过程。
标注 – 第 44 页(位置 #669-672)
我们在这里所称的积欲,在文学上或社会学上我们也叫做求爱;一个男子,因性冲动的力量,而向女子接近,就是求爱。在未婚的人,求爱往往是一个很冗长的过程。但我们不要忘记,就在已婚的人,每一度的性交合,也必得经历这两节而一贯的过程,才算正当,才算有效力,对双方才能满足;换言之,在解欲以前,多少得经过一些求爱的手续。
标注 – 第 44 页(位置 #672-674)
这缩短的求爱手续,虽然缩短,却有它的功用。性交合的关系,天长日久则生厌倦之心,要避免厌倦的心理而增加欲力的积累,这手续是不可少的。
标注 – 第 47 页(位置 #715-719)
射精作用是这样来的,阳具与阴道的摩擦引起一种不断的刺激;刺激的反应是精液被灌输到尿道里去,灌输到一个紧张的程度以后,处在脊脑下部的放射中枢以及骨盆部分的神经丛(pelvic plexus )就受到刺激;而此种刺激的反应是使尿道四周的球海绵体肌(bulbo -cavernosus )发生强烈的节律性的收缩作用,逼使精液外射。
标注 – 第 50 页(位置 #757-758)
在解欲或性欲亢进之顷,子宫似乎变得短些、宽些、软些,它在骨盆里的部位,更下降些,同时子宫口也有些忽开忽闭的活动;(
标注 – 第 53 页(位置 #802-810)
要是环境适宜,行之有度,解欲的结果可以说是有利而无害的。 注22 对于男子除了消释积欲过程中所蓄聚的紧张的状态而外,除了减低血压与恢复肌肉系统的休息而外,它可以取得一种精神上的满足,一种通体安闲的感觉,一种舒适的懒散的心情,一种心神解放、了无罣挂,万物自得、天地皆春的观感。在这种情形之下,解欲不会产生痛苦,增加疲乏,触动愁绪或引起情绪上的厌恶。其在女子,其影响也正复相似,所不同的是那种懒散的心情比较不容易觉察,除非在短时内,有过不止一度的交合;但是安闲、愉快、解放以及此身得所寄托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15 注23 女子经过一度满足的解欲以后,也往往有如饮酒适如其量后的一种感觉,即相当的醉而不至于迷糊;这种感觉可以维持到好几小时,并且也是没有什么不良影响的。
标注 – 第 56 页(位置 #849-850)
身体的甲部分受刺激,而乙部分发生反应,好像首尾呼应似的,这在当时叫做“交感”。
标注 – 第 57 页(位置 #861-866)
弗氏分析“欲”(libido ) 的发展,认为在第一期里,即自动恋或自我恋的阶段里,性冲动是没有对象的,既无对象,力之所及,只好到发欲带而止,到春机发陈期以后,更真实的性的对象出现了,于是此种力量才向外伸张。在儿童时期曾经供给过性的“前期快感”(fore -pleasure )的发欲带,到此便成进一步的快感的一个阶梯、一种陪衬、一件穿插。
标注 – 第 59 页(位置 #902-905)
在文明状态中,懒惰、奢侈以及过度的温饱,已经使性欲的发作特别来得容易,积欲的过程特别来得短促,以致求爱的现象变成一种无关宏旨的勾当。话虽如此,求爱还是有它的地位,并且还相当普遍,不过方式上很有变迁罢了。文明人的求爱是改头换面了的,是比较细微而不显露的,并且往往限于一些心理方面的表现。
标注 – 第 60 页(位置 #911-916)
大部分的高等动物有它们的繁育的季候,一年一度或两度,即在春季、秋季、或春秋两季。有的未开化的民族也有这种季候,世界上有许多分散得很远而很不相干的这种民族,在春季、秋季或春秋两季,都有盛大的欢乐的节气,让青年男女有性交合与结婚的机会。 注32 在文明的国家,得胎成孕的频数也有它的时期性,一年中的曲线,大抵春季要高些,有时候秋季也比较高,看来就是这种节气的一些痕迹了。无论如何,这些现象的原因是同一个,不管这原因究竟是什么。这原因究竟是什么,各家的见解到现在还不一致。
标注 – 第 64 页(位置 #968-973)
女子的羞怯也是演化而来的一个现象,它的原始状态在动物中就可以找到,并且是以性的时期性做依据的。性的时期性,加上羞怯的心态,也是求爱的一个主要条件。最初,羞怯可以说是雌性动物的一个拒绝的表示,因为叫春的时节还没有来到。不过叫春的时节来到以后,羞怯的心态还继续存在,到那时,和性冲动的力量结合以后,就成为若接若离、半迎半拒的献媚的态度与行为,到此,雌的对雄的便时而接近,时而逃避,或虽属逃避,而走的路线是一个圆圈。所以羞怯这种心态,起初是所以拒绝性交的,后来很快地和别的冲动联合以后,就成为一个很复杂的东西。
标注 – 第 65 页(位置 #987-989)
羞怯的心态毕竟是求爱的主要条件,时代有今古,这是没有新旧的。要不是因为羞怯,我们就缺少一种迁延与节制的力量,这种力量的缺乏,一方面使男女积欲的过程来得太匆促;一方面使女子不能有从容观察与比较向她求爱的男子的品性的机会,来选择她认为最适当的配偶。
标注 – 第 70 页(位置 #1062-1064)
在未开化与半开化的民族里,女子似乎迟早会怀孕(有的观察家说野蛮民族中就是最丑陋的女子也不例外)。所以,就在人类,此种展缓的性择也许可以减少不中选的品性的遗传的机会,但对于族类全般的选择影响毕竟是有限的。
标注 – 第 74 页(位置 #1134-1136)
女子当春机发陈的年龄,所表示的性的欲望,大抵不在性的交合,而在接吻或拥抱一类比较纯粹的触觉的行为。
标注 – 第 76 页(位置 #1160-1161)
怕痒虽属积欲的一种游戏,但可以弄假成真,引进到积欲的境界,所以一到成年,即性关系通常开始的年龄,它就渐渐地消灭。成年人不大怕痒,就是这个道理。
标注 – 第 78 页(位置 #1192-1193)
痒的感觉是性的感觉的一个替代,而性的感觉是痒的感觉的一个变相。怕痒的现象,原先好比一个把门的卫队,是为拒绝外来的接触的,但后来面目一换,变做一个前哨的先驱,为欢迎与招致外来的接触。
标注 – 第 90 页(位置 #1366-1369)
嗅觉的接受暗示的力量是最强的,它唤起遥远的记忆而加以浓厚的情绪的渲染力也是最丰富的;同时,同样一个官觉,只有它所供给的印象是最容易改变情绪的力度和格调,使和受刺激的人当时的一般的态度相呼应。所以各式香臭之气往往特别容易控制情绪生活或受情绪生活所役使。
标注 – 第 93 页(位置 #1420-1423)
男女的生殖器官,在异性的眼光里,通常都算不得是很美观的东西,所以非到求爱的功夫相当成熟以后,轻易绝不呈露出来,而实际上可以呈露而有吸引价值的也是上半身的各部分。人类有文明而后,就有将生殖器官深藏禁锢的习惯,吸引的对象所以发生地位上的变动,无疑也和此种习惯有些关系。
标注 – 第 96 页(位置 #1461-1464)
嗅觉到了人类确乎是退化了;不过,在我们远祖的生活里,它是性的诱惑的第一条大路。到了人类,甚至于在猿类中间,这种优越的地位已经多少让视觉占了去。此种退化固然是一个事实,但即在今日,嗅觉依然有相当的力量,叫我们浸淫在各种臭味之中,而演为种种喜怒哀乐的情境;而就它比较细腻的一部分功能而言,我们不但没有忽略它,并且始终在下些培植的功夫。
标注 – 第 101 页(位置 #1537-1538)
原始生活里有两种情形,每一种里总是一方面有呼的,另一方面有应的;一是新生的动物在饥饿时呱呱的哭和母亲的应答,二是雄性在性欲发作时的叫唤和雌性的应答。两种局面之中,大概第二种的发展在先,所以说语言大概是渊源于性的现象了。
标注 – 第 101 页(位置 #1546-1547)
轻快的音乐对于神经锐敏的人,可以暂时抵消疲乏的影响,而弛缓和低调的音乐则适得其反。
标注 – 第 103 页(位置 #1569-1572)
就普通的情形说,好像总是雄的用它的演奏来引诱雌的,雌性引诱雄性的物类也有,但总属例外,并且我们只能在更低的动物里找到,例如有几种昆虫就是如此。无论演奏者是雌的或雄的,有音调天才的总只限于两性中的一性,即此一端,也足征此种才具是与性择的现象不无关系的了。
标注 – 第 104 页(位置 #1593-1594)
女性听了男性喉音,便知道发音的是男性,而男性听了女性的喉音,却不便十分肯定发音的是一个什么属性的人,安知不是一个孩子呢?
标注 – 第 110 页(位置 #1675-1676)
人类狭义的相思病总是为了一个异性的对象生的,但广义的相思总是对于美的东西的一个不断的沉思与渴慕。
标注 – 第 111 页(位置 #1688-1690)
近代的欧洲人可以说是特别讲究审美的,对于美的事物感觉得特别锐敏,但他在所谓野蛮民族的女子身上,依然可以找出美来,即此一端,足证无论文明的程度有多少润色的影响,美与不美大体上毕竟是一件客观的事情。
标注 – 第 111 页(位置 #1692-1697)
自然界里人类所认为最美丽的东西全都和性的现象或性的冲动有连带的关系或因果的关系。植物界的花开花落就是例子。动物界的事实更多。英国动物学家普尔顿(Poulton )说:“雄鸡的歌声或羽色,一面固然可以打动母鸡的求偶的冲动,但在人看来,也是十有八九认为是最可爱的。” 这一类人兽相通的事实,以前很少有人解释过,甚至于很少有人理会过,但看了上文客观的说法,也就觉得不足为奇了。
标注 – 第 111 页(位置 #1697-1704)
男性美和女性美的标准里,性的特征很早就成为一个很重要的成分;这是事实上无可避免的。用一个原始人的眼光来看,一个可爱的女子就是性征特别发达的女子,或因人工修饰而特别显著的女子;这样一个女子是最能担当生育与哺乳的任务的,同样,原始女子眼光里的男性美也包括种种刚强的特点,保证他在性的能力上可以做一个健全的配偶,而在一般的体力上,也可以做一个女子的保护者。因此,在所谓野蛮民族里,第一性征往往成为可以艳羡的对象。在许多原始民族的舞蹈里,男子性器官的卖弄有时候是一个很鲜明的节目;原始的舞蹈本来又往往富有性的意义,这一类的卖弄自属在所不禁。不说原始的情形,就在欧洲中古时代,男子的衣饰有时候特别要在性器官的部分加些功夫。在有几个半开化的民族里,女性在生殖器官的部分,如大小阴唇及阴蒂,特别要用人工放大,越放得大,越是令人艳羡。
标注 – 第 112 页(位置 #1707-1709)
拿衣服之美来替代身体之美,也是很早就出现的一个原则,并且我们知道,到了文明社会里,更有成为一种天经地义的趋势。这趋势发生之后,我们实际上的审美观念和传统的审美观念有时也弄得南辕北辙,彼此完全不能照顾。
标注 – 第 114 页(位置 #1735-1738)
文明进展以后,最初所以引人注意到性器官的种种方法终于改变了用途,而成为遮掩性器官的工具;我们讨论到此,也就可以搁过不提了。用第二性征来做性的诱惑的种种方法毕竟要普通得多,不但打头在动物界就很流行,就是到了现在,在文明大开的社会里,绝大多数的人口还是在这方面用功夫;
标注 – 第 114 页(位置 #1746-1747)
世界上高级的族类都是有大的臀部的;臀部大,表示骨盆也大,骨盆大,才可以容许大的头颅的通过,而高级族类的头颅也一定是大的。
标注 – 第 121 页(位置 #1849-1852)
塞吉尔把舞蹈叫做“肌肉的性恋”(muscle erotism ),希利认为舞蹈是一种肌肉与骨节的享乐,又添上“皮肤的性恋”。不过舞蹈的时候,视觉确也有它的任务;视觉的观看与肌肉的活动需双方合作,缺一不可;而在相当形势之下,两者又都可以成为性的刺激,有时候观看所引起的性刺激比动作还大。
标注 – 第 123 页(位置 #1874-1879)
无论在一般动物界的情形如何,也无论所谓野蛮族类的情形如何,在文明状况之下,最能得女子欢心的男子往往不是最美的,说不定是美的反面。斯登达尔站在女子的地位说:“我们要求的是热情,只有热情是靠得住的,美不过供给一些有关热情的概率而已。” 注108 的确,女子所爱的与其说是男子的美,毋宁说是男子的力,身心两方面的力。力是多少看得见的,所以还在视觉的范围以内;但我们一想到力的使用,我们便又牵涉到另外一个官觉的领域,那就是我们已经讨论过的触觉了。
标注 – 第 135 页(位置 #2063-2064)
性生活越是发轫得迟,则未来的婚姻关系越见得比较美满。
标注 – 第 142 页(位置 #2165-2168)
真正的教育(我说真正的教育,因为目前流行的教育,还是灌输多而启发少,而教育在拉丁文里的原意是启发,不是灌输)在这里就有它的功用,就是要帮儿童的忙,把成年时期的种种活动逐渐启发或导引出来,更要根据儿童理解力进展的程度,叫他知道,他早年的那些横冲直撞的行为,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是行不通的。
标注 – 第 149 页(位置 #2278-2280)
亲属为婚,一则不见得会产生最优良的子女, 注135 再则也许不容易维持家庭生活的和谐,因此,族外婚就逐渐通行起来,终于成为社会进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标注 – 第 151 页(位置 #2306-2308)
假如我们先有了一番成见,一个概括的学说,然后再找例子或遇到了例子,不管例子的真相如何,硬把这学说套上去,那是最危险的,那就永远得不到真正合理的结论了。
标注 – 第 187 页(位置 #2859-2862)
对象的身上要有些什么特殊的品性才最足以打动一个人的性欲,是因人而有些不同的,这种在实境里最足以打动性欲的品性,在梦境中往往会依样画葫芦似地呈现,甚至于变本加厉地呈现。就大体说,这一番观察是不错的,不过得经过一些修正或补充,尤其是对有同性恋倾向的人的性梦。一个青年男子,无论如何的正常,要是在实境里还没有见到过女子身体的形态,在梦境里大约也不会见到,即使所梦是一个女子,这女子的印象大概是很模糊的。
标注 – 第 207 页(位置 #3169-3172)
有的女子,往往是极有见识的女子,喜欢把性生活的所谓灵肉两界分得特别清楚;我们在这种女子发育的过程里,大抵可以发现手淫的习惯不但开始得很早,并且早就有积重难返的趋势;灵肉两界在她心目里所以会有很大的鸿沟的缘故,这纵不是唯一的原因,至少是主要的原因了。
标注 – 第 237 页(位置 #3623-3624)
性的目的原在生殖,我们可以说凡属多少能关照到生殖的目的的性生活,尽有变异,总不失其为正常。
标注 – 第 237 页(位置 #3627-3628)
有的性活动,不但不以生殖为目的,并且在方式上根本使生殖成为不可能,并且采取这种方式时,总有几分故意,那都可以说不合理了,不正常了。这一类的性行为我们叫做歧变。
标注 – 第 252 页(位置 #3859-3863)
即就手淫的一端而论,到了壮年还维持着手淫习惯的人,中间总有一部分在早年是受过母亲的有力的干涉的,不幸得很,这种有力的干涉也许就是习惯所由长久维持的一个因缘了。反过来,大拇指的吮咂有人以为可以转进到手淫的习惯,而许多孩子,从婴儿时起,便知从这种吮咂的活动里觅取愉快,不过若不加干涉,到了相当的年龄,这种活动自然会渐渐消灭,而别的更有性的意义的活动,例如手淫,也不至于取而代之。
标注 – 第 271 页(位置 #4142-4147)
可知足恋现象虽属很不正常,其实也无非是一个原始的心理冲动或情绪冲动的再度呈现罢了;也许在我们的祖宗中间,这种冲动是相当普遍的,后来在进化的过程里,它退化了或大致被淘汰了,但间或因进化论所称的远祖遗传 注259 或类似远祖遗传的关系,或因发育中止的关系,终于在近代生活里再度呈现出来;这推论是大致不误的,因为在幼童的生活里,足的留恋始终是一个明显的事实,而大凡幼年表现而壮年不表现的品性,大抵都是当年祖宗的一般品性的遗留,在进化的历程里,这种事实是极多的。
标注 – 第 305 页(位置 #4674-4678)
我们的看法是,裸恋根本上是一种象征的行为,其动机与出发点还是在求爱,约言之,根本还是一种求爱的行为,不过是没有走正路罢了。一个裸恋的男子把他的性器官向相逢的女子卖弄一下,而观察他这种突如其来的行动对那女子究竟发生一种什么打击,一种置身无地的怕羞的反应,在他就得到了情绪上的满足,仿佛和正常的交合所给予的满足一样。他觉得在精神上他已经一度破坏了一个女子的贞操。
标注 – 第 306 页(位置 #4679-4681)
有许多人喜欢在年轻和天真烂漫的异性前面,做一些不雅与失态的动作,或讲一些秽亵的故事与笑话,而观察对方的反应。这种行为其实也未尝不是一种裸恋的行为,它的动机和所企求的满足是一样的,即同样要目击别人在情绪上的难堪,而于中取利。
标注 – 第 307 页(位置 #4699-4704)
似乎不可究诘,但从心理学的立场看,是不难了解的。裸恋者普遍总是一个怕羞而胆小的人,并且有时在发育上还有种种幼稚的品性,他那种暴露的行为实际上是对他自己性格的一个强烈的反动。物恋者和他一样,也往往是一个缩瑟不前的人,因此希尔虚弗尔德坚持一种说法,以为在裸恋中往往有些物恋的成分。他认为一切裸恋的例子的构成,有两个因素是不可少的:一是内在的神经变态的因素;二是外铄的因素,而这往往就是物恋的。因为足以打动裸恋者的性兴趣的事物,绝不会是对象的面部,而最普通的是对象的腿部;儿童与小学的女生容易成为裸恋者的对象,希氏以为原因也就在于此,童年的装束是往往把腿部露出来的。
标注 – 第 321 页(位置 #4909-4911)
从岸上目击一个不幸的水手在波涛中和死神搏斗,是有甜蜜的趣味的,这倒不是我们对别人幸灾乐祸,乃是因为自己超脱于灾祸之外,不免觉得庆幸。”
标注 – 第 324 页(位置 #4960-4961)
若一个男子对他的情人没有拳足交加过,没有抓断过头发,撕破过衣服,这人还没有真正经验到什么是恋爱。”
标注 – 第 337 页(位置 #5166-5169)
许多女子的经验告诉我们,她们在早年所遭遇到的性的侵犯——最无忌惮而也往往是最成功的侵犯——并不是从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方面来,因为这种年龄的男子对于女子的态度总是比较客气,甚至于比较恭敬,这种冒大不韪的行动是比较不可能的;而是从老成持重的已婚男子方面来,准以这种男子平时的操守与身分地位,这种不虞的侵犯更是很不可能的,然而居然发生了。
标注 – 第 347 页(位置 #5312-5316)
自《拿破仑法典》的颁行,一切比较单纯的同性恋行为,只需双方都是成年人,双方都表示同意,而完全是私人的行动,不影响到公家的观瞻,是不成为罪名的;但若有些公开的性质,而行为的一方又属一个在法律上未成年的人,那刑罚还是很重的。凡是《拿破仑法典》影响所及的国家,现在都通行这种比较开明的法律习惯。但其他国家便不如此,特别是英美两国;在这些国家里,旧时那种不放松的态度还存在,而原有的严刑峻法也似乎很难修正;目前所已做到的不过是使此种刑法不完全实施出来罢了。
标注 – 第 348 页(位置 #5333-5337)
我们在整个性的题目上需要更大的宽容的态度,固不仅为离开了正常的典型的人着想,也未始不是为全部的社会组织与道德制度图一部分的长治久安之计。要知把形形色色的性的歧变当做不道德的行为看,当做罪孽看,不但是徒然的,不但是要失败的,并且正因为徒劳无功,而越发教大家对道德制裁的力量失去信仰,越发教种种歧变多得一些暗中滋长的机会,因为我们知道,这一类的问题越是受严厉的干涉,发展得便越快;名为禁止,实同鼓励。
标注 – 第 353 页(位置 #5404-5406)
同性恋的根本而也可以说是“自然”的基础,是在人类以下的动物里便找得到的。同性恋原是动物界的一个相当流行的现象。至少在其他的哺乳类动物里是很普遍的,特别是在和人类在血缘上最为接近的灵长类的动物里。
标注 – 第 401 页(位置 #6137-6143)
宿娼一途尤其走不得,因为妓女所能表示的女子的性格,是逆转的人所最最憎恶的。比较有效而引人入胜的一法还是就异性之中,找一个温良明敏的对象,而和她发生柏拉图式的友谊关系。 注377 如果在这异性的朋友身上又找得到当事人在同性对象身上所能找到的种种特点,而这些特点又属当事人所能欣赏,那就更好,因为这种友谊关系,比起正常的性交关系来,更有希望可以供给一些上文所谓联想治疗法的功效。一个有先天根据的逆转者可以说是一个通体逆转的人,如果他的精神状态可以因外力而修正的话,这种外力的运用必须是逐渐的和多方面的才行。
标注 – 第 408 页(位置 #6254-6255)
从社会的立场说,也多少从生物学的立场说,婚姻是性关系的一种,凡加入这种关系的人总立意要教它可以维持永久,初不论在加入时有无法律或宗教的裁可。
标注 – 第 411 页(位置 #6290-6295)
我们总得牢牢记住,生命是一种艺术,而这种艺术的秘诀是在维持两种相反而又相成的势力的平衡;一是张,现在叫做抑制,一是弛,现在叫做表达或发扬。 注384 广义的抑制,而不是精神分析家有时所了解的狭义的抑制,也未尝不是生命的一个中心事实,其地位并不在于表达。我们在同一时间里,总是不断地在那里抑制一部分的冲动,而表达另一部分的冲动。抑制本身并无坏处,且有好处,因为它是表达的先决条件,不先抑制于前,何来表达于后?
标注 – 第 412 页(位置 #6305-6308)
例如有一个大学青年在此,他很能守身如玉,志气也很远大,愿意把所有的力量放在学业上面,但因和性冲动挣扎的关系,在精神上不免忍受着大量的焦虑和抑郁。许多女子也是如此,她们或许也在求学时代,或许已经加入社会而从事各种作业,冲动之来,无法排遣,只好在学业上、工作上或体育运动上加倍努力,甚至弄得精疲力竭,头昏眼花,也还是不能排遣。
标注 – 第 434 页(位置 #6649-6650)
婚姻也应当有一个见习的阶段,见习有成,才许在婚姻祭坛前立下正式的誓约。这种见习功夫究竟做到什么程度,包括不包括性的交合在内,是一个次要的问题。
标注 – 第 443 页(位置 #6781-6783)
弗洛伊德在1908年就说过:“大多数的婚姻的结局是精神上的失望和生理上的剥夺。”又说:“要消受得起婚姻的折磨,一个女子必须特别健康才行。”这一类的话,出诸声望没有弗氏那般大的作家之口的正不知更有多少,我们只要愿意,可以连篇累牍地征引。
标注 – 第 449 页(位置 #6871-6872)
离婚而再婚的人,在再婚以后并不享受更大的幸福,这种人是我们时常遇见的。可见这其间错误的不是婚姻,而是他们自己。
标注 – 第 459 页(位置 #7025-7029)
一夫一妻的婚制,就已成的格局而言,他以为根本上是一个自私而反社会的制度,娼妓制度的由来与成立要归它负责。一夫一妻制是个理想,我们赶得太快了,我们想一蹴而就,并且以为是真赶上了,殊不知过于匆忙地把一个理想演为事实,演为一个天下通行的法定格式,无论那理想多么可爱,但终究是个大错。结果是,表面上与名义上单婚制好像是防杜了不少淫逸的行为,实际上所唤起的淫逸行为比多婚制所能唤起的还要多。
标注 – 第 461 页(位置 #7059-7067)
大多数的人,无论男女,是单婚而兼多恋的。那就是说,他们只愿意有一次永久的婚姻,而同时希望这种婚姻关系并不妨碍他或她对其他一个或多个异性的人发生性的吸引,固然我们也可以感到这种引力和在婚姻以内所经验到的引力在性质上是不一样的,同时他们也会知道,把这种引力多少加以控制,使不至于推车撞壁,也是很可能的事。 注436 这种单婚与多恋的倾向,似乎是两性所共有的一个现象,即其间并无性的区别。女子似乎完全和男子一样,也可以同时对不止一个异性的对象发生性爱的情感,不过因为性的意义对女子比对男子要深刻得多,她在作性的选择时,也许更出乎天性似的要苛求得多,因此,自然而然表面上就见得多几分限制,同时,因为社会和其他方面的顾虑,她在表现这种情感或接受男子的情感时,也比男子要更加小心,更加不露声色。
标注 – 第 471 页(位置 #7208-7212)
很多人知道神经有病态的人有彼此吸引的倾向。这种倾向是跟着物以类聚的原则来的,品性相像的人容易彼此吸引,原是一个一般的倾向,有精神病态的人当然也不例外。以前以为品性不相像的人,根据相辅相成或截长补短的原则,易于彼此吸引,现在我们知道是不对的;换言之,同品相婚(homogamy )要比异品相婚(heterogamy )普遍得多。
标注 – 第 471 页(位置 #7208-7215)
很多人知道神经有病态的人有彼此吸引的倾向。这种倾向是跟着物以类聚的原则来的,品性相像的人容易彼此吸引,原是一个一般的倾向,有精神病态的人当然也不例外。以前以为品性不相像的人,根据相辅相成或截长补短的原则,易于彼此吸引,现在我们知道是不对的;换言之,同品相婚(homogamy )要比异品相婚(heterogamy )普遍得多。 注445 异品的吸引是有的,但只限于第二性征的范围以内;就是,特别阳刚的男子容易和特别温柔的女子接近;若男子特别温柔,则其所爱悦的对象大抵是富有刚性的女子;但一出第二性征的范围,异品相聚的道理就不适用了。
标注 – 第 478 页(位置 #7320-7322)
在文明程度低而没有受文明之累或沾染文明的恶习的民族,比起文明程度高的民族来,要寡欲得多(这一层是和一般人的错误的假定相反的)。
标注 – 第 478 页(位置 #7323-7330)
不错,天生了我们的性器官,是为传种的,不是为个人逸乐的;但天生了我们的手,目的原在帮助我们的营养的功能,如今我们拿它来弹钢琴、拨琵琶,难道也错了么?一个人用他的器官来取得生命的愉快,增加精神的兴奋,也许和这器官的原始功用不很相干以至于很不相干,但因为它可以帮一般生命的忙,这种用法还是完全正当的,合乎道德的,至于我们愿意不愿意称它为“自然的”,那毕竟是一个次要的问题。总之,我们不能把自然的含义看得过于狭小,那些主张“问道”于低级动物,而认定只有以嗣续为目的的性交才合乎“自然”的人,似乎在别的生活方面也应当拿低级动物做师法,例如,废除衣服的“不自然的穿着”。换言之,人类若没有活动则已,有则艺术的成分或人文的成分,当然会演展出来,而此种演展并不会和自然发生真正的冲突。
标注 – 第 479 页(位置 #7337-7348)
在以前,频数的规律是有过一些的,从很古老的时候就有。希腊的政治家梭伦(Solon )教人一月三次,希腊医师们的主张大致也是如此。宗教革命的领袖马丁·路德定下的规矩是一星期两次,赞成这规矩的人大概占最大的一个多数。哈维医师(O . Harvey )把美国各家的统计表加以综合研究的结果,发现最中庸的频数是一月8次,约占50%,两端所跨的变异的范围是从最少的一月3次到最多的一月15次。 注458 不很规则的次数有时也有几分好处,所谓不规则,指的是有很密的次数于前,而继之以长期的休息于后;次数的所以密接也许是将顺女子性欲的结果,女子在经净以后往往性欲比较旺盛,所以有此必要。女子的性欲大抵比男子为不规则与不可捉摸,因此性交一事,很相宜地应当由她发难,由她主动,而做男子的把这种主权交付她之后,自己在事实上也不吃亏。不过,就事理而言,把交接的次数匀开,让每两次之间总有相当的时间上的距离,总要比增加交接的次数好些。次数增密的结果,总不免减少性交对身心两方面的利益。要使性结合真正成为一种人生的乐趣,成为性爱小说里所称的“真个销魂”的乐趣,根据物以稀为贵的原则,次数总以稀疏为宜。
标注 – 第 492 页(位置 #7531-7535)
子女的抱养不但不拆散一个婚姻,并且或许可以教它更见巩固;而对于这种子女,做父母的,特别是做母亲的,除了生理或血缘的一端而外,尽可以把父道与母道的兴趣与能力完全施展出来。同时抱养的举动也有不少社会服务的意义,别人家的一个子女,本来也许免不了糟蹋的,免不了成为家庭与社会的一个累赘的负担的,从此可以有一个比较光明的未来,比较充分发育的机会,这也岂不是很好么?
标注 – 第 497 页(位置 #7616-7620)
在男女的答复中,虽则有一部分不大清楚,不很肯定,但总起来说,无论男女,自己承认性能在水平以下的,在比例上比自认为在水平以上的要高得多。这一点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寻常总以为,无论男女,对于一己的性的能力,喜欢夸大者多,而谦逊者少;汉氏调查的结果既适得其反,足证不是我们寻常的见解错了,便是性能不足的男女实在为数不少,以至于无可夸大,只好谦逊。
标注 – 第 498 页(位置 #7629-7635)
性能萎缩的产生,后天的纵欲过度和原有的性能不足或性感薄弱都是有分的,甚至于两者还可以合作,以造成萎缩的结果。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考虑,因为一部分男子在婚姻生活里最大的一种恐怖就发生在这一方面,他们自己以为性能有问题,自己以为有“不男”之诮,于是疑心生暗鬼,一种莫须有的恐怖心理就笼罩着他们的生活。我们说婚姻生活里如此,其实在婚姻生活以外,或虽在婚姻状态以内,而事实上已到了这状态的后期,这种恐怖心理还是可以发生。因各种原因而发生的性冲动与性能力的缺乏,在男子中是很寻常的,其寻常的程度要在我们有时所认识之上。这是一个事实,因为这个原因而夫妇始终未尝享受床笫之乐的婚姻,数目也不为少;这也是一个事实。
标注 – 第 502 页(位置 #7693-7694)
性交的尝试,最好不要在夜间就枕的时候,而在已经有一度睡眠与休息之后,或在清晨已醒未起之际,据一部分专家的意见,以为就大多数萎缩的例子而言,清晨实是最适宜的交接时间。
标注 – 第 523 页(位置 #8018-8021)
对于无数的妇女,经绝是成就事业的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同时,只要先天的遗传良好,后天的生活正常,妇女到此年龄也不会失掉她的姿色风韵,至少我们找不出什么非失落不可的理由来,实际上,有许多妇女在50岁时反而比她在25岁时要见得美;如果她们的人格,随年龄经验的增进而日趋开拓丰满,她们到了60岁时,或许比30岁时更要见得风神逸秀。”
标注 – 第 527 页(位置 #8072-8075)
男子到了关口的年龄或危机的年龄以后,心理品性的变迁自不止上文所叙的一些。从广处看,勇气的减少;一切行为的自积极趋于消极、自急进趋于恬退;在社会与政治的见解上,自革命的或改革的而趋于保守的一流;这一类到处认为是老年的特征的,我们也可以看做肇始于这一年龄。固然我们也承认,人老心不老的例外分子也还不太少。
标注 – 第 530 页(位置 #8123-8128)
婚姻是“合法的同居关系”。在文明状况下,婚姻成为一国风俗或道德习惯(从它的基本要素看,道德其实就是习惯,就是风俗)的一部分,因而成为一种契约关系了;克里斯欣认为:“婚姻之所以为一种契约,不止是为了性关系的运用与维持,并且是为了经营一个真正的共同生活。所谓真正,指的是一方面既有经济与精神的条件做基础,而另一方面更有道德的(也就是社会的)责任与义务做堂构。”不过从进入婚姻关系的人的亲切的生活方面看,婚姻也是两个人因志同道合而自由选择的一个结合,其目的是在替恋爱的形形色色的表现,寻一个不受阻挠的用武之地。
标注 – 第 531 页(位置 #8140-8141)
发展到了极度的恋爱方式会成为一种完全无我而利他的冲动,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看法,其实它的出发点还是一个有我的冲动,即使利他到一个程度以至于牺牲自我,这其间还是有自我满足的成分存在。
标注 – 第 533 页(位置 #8164-8166)
在许多文明比较单纯的民族里,性欲的发展成为恋爱是很迟缓的,即在文明社会中,对于很大一部分人口,这种演变也是极粗浅的。这从语言上多少可以证明。天下到处都有“性欲”的概念,也到处都有表示这概念的语文;但是“恋爱”的概念便不普遍,而有许多语文里就没有这个词。
标注 – 第 535 页(位置 #8202-8203)
充分发展的恋爱当然不止是单纯的性交行为而已,而是扩充得很广与变化得很复杂的一种情绪,而性欲不过和许多别的成分协调起来的一个成分罢了。
标注 – 第 536 页(位置 #8205-8207)
他认为恋爱是九个不同的因素合并而成的,各个彼此分明,每个都很重要:一是生理上的性冲动;二是美的感觉;三是亲爱;四是钦佩与尊敬;五是喜欢受人称许的心理;六是自尊;七是所有权的感觉;八是因人我间隔阂的消除而取得的一种扩大的行动的自由;九是各种情绪作用的高涨与兴奋。
标注 – 第 547 页(位置 #8383-8385)
女子的性趣冷酷,可以产生家庭间的勃谿,妻子因此而受罪,丈夫因此而觖望,或终于不免于婚姻以外,别求发展。在这种例子里,其所缺乏的,或为性交的欲望,或为性交时的愉快,往往是二者均有不足;无论何种情形,都需要恋爱的艺术来加以补救。
标注 – 第 548 页(位置 #8395-8396)
在我们到达这阳动阴静的阶段以前,即在求爱的较早的一段过程里,所谓动静的地位是多少有些对调的;即阳的反有几分柔顺驯服,而阴的反有几分主动与几分作威作福。
标注 – 第 555 页(位置 #8501-8504)
就男女自然的区别而论,一样是性交接的行为,其对女子所发生的影响与责任,在分量上,比对男子的要重得不知多少,因此,女子在选择配偶之际,比起男子来,就出乎天性要审慎得多,迟缓得多。这个区别是自有高等动物以来便已很彰明较著的。
标注 – 第 558 页(位置 #8552-8557)
女子并没有什么特殊而与男子截然不同的性心理,这一层是越来越明显的。说女子有特殊的性心理,那是修士和禁欲主义者所想出来的观念,不过既成一种观念,也就流行了很久,到现在才渐渐被打消。不同的地方是有的,而且永远不会没有。男女之间,只要结构上与生理上有一天不同,心理上也就一天不会一样。不过在心理方面的种种差别,终究不是实质上的差别。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就基本的要素而言,男女的性的成分是一样的,来源也只有一个,而西洋一部分人的旧观念,认为这样便不免“有损女子的庄严”,那是捕风捉影的看法,要不得的。
标注 – 第 558 页(位置 #8543-8544)
已婚的男子手淫,大部分是因为旅行在外,或因其他外来的原因,而已婚的女子手淫,则总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床笫生活的不能满意。
标注 – 第 563 页(位置 #8622-8624)
时至今日,我们对于夫妇双方的看法都已经改变了。我们现在的趋势是承认妻子和丈夫同样有性爱的权利;我们也渐渐指望着,所谓一夫一妻的制度会切实地经过一番修正,不再像已往及目前的那般有名无实,掩耳盗铃。
标注 – 第 566 页(位置 #8669-8671)
交接前求爱的准备功夫的过程中又有很自然而也很需要的一点,就是在女子的阴蒂上,多少要运用接触、挤压或揉擦一类的方法来加以刺激,因为阴蒂始终是女子性感觉的主要汇点。
标注 – 第 586 页(位置 #8980-8982)
近代心理学对我们从动物祖先所遗传下来的种种内在的行为倾向似乎有一种新的看法,就是认为它们全都从一个源头出发,为同一生命的冲动力所产生,它们不过是同一源泉的许多支流,许多从一股原始的大动力特殊分化出来的许多小股的动力罢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