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论 – 笔记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1 页(位置 #158-16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7:28:03

每一次,当他看到马基雅维利把政治与道德、正义联系起来时,他内心的阴暗面就暴露了出来。每一次,当马基雅维利强调统治者必须受人爱戴而非为人憎恨、应当成为贤主而非暴君时,拿破仑就激烈地反对他的说法!马基雅维利预言了他将遭到的报应,这些都让拿破仑气愤不已;当我们看到拿破仑暴跳如雷地反对马基雅维利的某些建议,而这位大政治家则以智慧和公正与他惯有的凶狠抗衡时,都忍不住掩卷而笑。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4 页(位置 #200-20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0:52:14

在他看来,政治并不受制于高于它的事物,而通常被视作政治之外的事物——在任何政治情境中都属于“给定的”——受制于政治的程度远比政治家、人民大众和哲学家一直以来想象的要高。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7 页(位置 #247-24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0:57:29

一个“想要在所有事情上都发誓许愿以良善自持”的人,终将在恶人环伺中走向灭亡。君主必须学会能够为恶,并依据必然性使用或者不使用这种能力。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8 页(位置 #267-2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02:16

正义是由于自然或上帝而存在,还是仅仅出于君主(政府)的权宜便利?“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9 页(位置 #291-294)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12:00

世袭假定了存在一个没有更早继承的原初获取,在这一原初获取中,不幸的是,人们不可能照顾到正义的方方面面。有人可能会羡慕一位美国公民拥有诸多与生俱来的便利,但是,那些准备了这种继承的恶劣必然性又如何呢,英国人被驱逐,印第安人被欺骗,黑人被奴役?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20 页(位置 #300-30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12:49

世界上的富足者不可能安然地继承他们即将得到的,要想避免经历他们曾经施予他人的遭遇,他们必须留意贫乏者。为了先发制人,富足者必须像贫乏者那样思考和行动。他们当然不可能为贫乏者提供正义,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浪费在同情上。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22 页(位置 #334-33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17:12

除非你的慷慨(或者大方)被注意到并“被认为慷慨”或者赢得一个慷慨的名声,否则便是没有用的。但是,一位君主是不能靠真的慷慨而被视为慷慨的,因为他只能对少数人慷慨而对多数人课以重税,这就触犯了多数人,君主将不得不节衣缩食,如此他很快便会得到吝啬的名声。因此,获得慷慨名声的正确方式是在一开始并不在意吝啬的名声。一旦人民发现君主成就事业却不给他们增加负担,他们立刻便会认为君主对他们是慷慨的,而只对那些他从未赏赐过什么的人才吝啬。最终,“慷慨”的意思变成了少获取而非多给予。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23 页(位置 #347-3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18:53

最好是既受人爱戴又被人畏惧,但是如果迫于必然性而必须有所选择的话,还是被畏惧好一些,因为人们是否爱戴君主是自己做主,而他们是否畏惧君主则是君主做主。朋友或许会背弃你,但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却从不会让你失望。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26 页(位置 #388-390)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4日星期四 下午11:25:31

与政治科学的传统相比,马基雅维利并没有讨论一位君主应当制定的法律,因为他认为“没有优良的军队,就不可能有良好的法律;有优良的军队,就一定会有良好的法律”(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576-58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9日星期二 上午11:28:59

对人们要么加以安抚,要么加以剪除;因为他们可以报复受到的轻微侵害,却无力报复受到的沉重侵害;所以,对一个人的侵害应当是无须害怕他复仇的那种侵害。但是,如果为了保有一个国家而以重骑兵代替殖民的话,那么他将由于守卫它而不得不花费掉那个国家的全部收入,如此靡费甚巨。结果,获取反而变成了损失,而且侵害更大,因为军队在周转调动中会危害整个国家,每个人都会感到痛苦,每个人都会变成他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就算被打败了,但仍然待在自己的家乡,所以足以构成危害。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说,以驻军来守卫是无益的,而以殖民来守卫却是有益的。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39 页(位置 #587-59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9日星期二 上午11:30:10

一旦一个强大的外国势力进入一个地区,那里所有的弱小势力,就会出于对任何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人的嫉妒,纷纷依附于他。所以,对于这些弱小势力,笼络他们易如反掌,因为他们全部都会马上心甘情愿地同他在那里已经获取〔征服〕的国家结为一体。他只需注意不要让这些弱小势力获得太大的力量和太大的权威;依靠自己的力量和他们的支持,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压服那些强大势力,从而继续成为那个地区完全的主宰。任何人只要没有很好地实施这个策略,他很快就会失去已经获取的一切,并且就算保有它,他也会在那里遇到无数的困难与烦恼。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53 页(位置 #812-814)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11日星期四 下午1:56:02

任何人成为一个习惯于自由生活的城市的宗主,却没有摧毁它,那他就是坐待被它摧毁;因为这个城市在反叛的时候,始终会以自由的名义和古老的秩序作为口实,而这两者无论是经久的岁月还是施恩布惠都不能使人忘怀。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57 页(位置 #863-870)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11日星期四 下午1:59:37

那些像他们这样依靠德能之路成为君主的人,在获取君主国的时候困难重重,但是保有它就轻而易举了;在获取君主国时产生的困难,部分地来自于他们为了建立他们的国家和确保安全,不得不引入新的秩序和模式(nuovi ordini e modi)。必须记住,再没有什么比带头引入新的秩序着手更加困难、成败更加不确定、实施起来更加危险的事情了。这是因为,引入者使所有旧秩序的既得利益者成为敌人,而那些可能受益于新秩序的人却只能是半心半意的拥护者。这种半心半意之所以产生,部分是因为这些人对他们的对手心存畏惧,因为法律站在后者一边;部分是因为人类不轻易信任的心理:除非他们对此取得牢靠的经验,否则他们是不会真心相信新事物的。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58 页(位置 #875-876)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11日星期四 下午2:00:17

要说服他们相信某件事情是容易的,但要他们对这项说服坚信不移,那就困难了。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77 页(位置 #1174-1181)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13日星期六 上午11:29:04

“恶劣地使用”是指,尽管一开始很少使用残酷手段,但其后与时俱增,而非日渐消歇。那些采取第一种方式的人,在上帝与人的佑助下,对他们的国家有所补救,就像阿伽托克勒斯那样;而其他人却连维护自己的地位都不可能。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82 页(位置 #1249-1254)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19日星期五 上午10:24:17

一个人在大人物的帮助下获得君权,比在人民的帮助下成为君主更难于维持自己的地位;因为在前一种情况下君主会发现自己周围有许多人看起来像是他的同侪,所以他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支配他们或者管理他们。但是,如果他是依靠民众的支持而获得君权,他就会发觉自己是巍然独立的,在自己周围没有一个人或者只有极少数人不准备服从。除此之外,一个人如果持守正派而不损害他人,就不能满足大人物,但他却可以让人民感到满足;因为人民的目的比大人物的目的更加正当,大人物想要进行压迫,而人民只是想要不受压迫。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94 页(位置 #1431-1435)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3:17:10

一位君主必须为自己打下稳固的基础,否则的话他必然走向灭亡。一切国家,无论是新的国家、旧的国家还是混合的国家,最主要的基础就是良好的法律和优良的军队:因为没有优良的军队,就不可能有良好的法律;有优良的军队,就一定会有良好的法律。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95 页(位置 #1451-1454)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3:18:28

军队要么由一位君主使用,要么由一个共和国使用。君主应当亲自出马,担任将领〔统帅〕之职。共和国则必须委派其公民,如果派出的人被证明不能胜任,那么必须撤换他;如果胜任其事,则必须用法律加以制约,不要让他逾越界限。==========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12 页(位置 #1706-1707)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00:00

一位君主如果想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就必须学会做不良好的事情,并且依据必然性使用这一手或不使用这一手。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14 页(位置 #1737-1746)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02:11

这就开始使他为其臣民所憎恨,并且当他变得贫穷困顿时,任何人都不再敬重他;因为他的这种慷慨侵害了许多人,受惠的只是少数人,一丁点儿的艰难、一丁点儿的危险都会让他犯难涉险。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想要收手的时候,他马上就会招致吝啬的恶名。因此,既然一位君主除非损害自己,否则就不能利用慷慨的德能〔德性〕并使之为人所认可〔拥有慷慨的名声〕;那么,只要他是审慎的,他就不应该顾虑吝啬的名声。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21 页(位置 #1846-1847)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13:13

既然人们爱戴君主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意愿,而畏惧君主则是出于君主的意愿;那么,一位明智的君主就应当立足于自己的意愿而不是他人的意愿,他只需设法避免仇恨,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24 页(位置 #1894-1899)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16:12

人们是如此单纯,如此服从于当前的必然性,以致要进行欺骗的人总是可以找到上当受骗的对象。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28 页(位置 #1960-19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18:41

一位君主如果被认为反复无常、轻率任性、懦弱无能、胆怯怕事、优柔寡断,就会被人蔑视;因此,他应该像提防暗礁一样提防这一切。他应当努力在行动中表现得伟大崇高、英勇无畏、稳健持重、强劲有力,他就其臣民的私人事务做出的决断应该是不可更改的。而且,他应该让人们对他维持这样一种看法,即谁都不要指望欺骗他或者瞒哄他。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29 页(位置 #1975-1984)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4:20:22

自古以来,阴谋为数甚多,但少有取得好结果的。因为无论谁搞阴谋,都不可能单枪匹马,但除了那些他认为是心怀不满的人之外,他不可能找到同伙;然而,只要你向一个心怀不满的人透露你的意图,你就给了他得到满足的机会,因为他显然可以指望从中渔利。当他看到一边是确定无疑的收益,另一边是不确定的收益且险象环生;这个时候如果他还能对你保持忠诚,那么,他肯定要么是稀世罕有的朋友,要么是君主不共戴天的敌人。简要地概括一下,我认为,在阴谋者这方面,除了恐惧、猜疑、担心令人丧胆的惩罚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在君主这方面,有的是君权的威严、法律,以及盟友和保护着他的国家对他的防卫,所以,如果所有这些事情再加上民众的好感,那么任何人都不会轻举妄动地搞阴谋。因为一个阴谋者在实施罪恶之前通常不得不有所畏惧,在这种情况下(以人民为敌),弑君之后,他肯定也非常害怕,并且无法指望获得任何庇护。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58 页(位置 #2412-2415)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6:26:51

人们对一位统治者的头脑形成的第一印象,就是看伴随他左右的人:如果他们是能力超群、忠心耿耿的,他就享有明智的名声,因为他知道如何识别他们能力超群、如何让他们维持忠心;但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们就总是对他做出不利的判断,因为他在这项选择上犯下了他的第一个错误。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59 页(位置 #2424-2431)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6:27:33

以及君主们对其大臣如此相待时,他们就能够彼此信任;如果反之,结果对任何一方就总是有损害的。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61 页(位置 #2458-2461)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6:32:51

因为一个人没有别的办法来提防阿谀奉承,除非人们知道他们对你讲真话不会得罪你;但是,当每个人都能对你讲真话的时候,他们就会缺乏对你的敬畏。因此,一位审慎的君主必须采取第三种方式:在他的国家里选择一些明智的人,应该只赋予这些人对他讲真话的自由,并只就那些他询问的事情,而非其他任何事情。但是,他应当询问他们一切事情,并且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他应当独自按照自己的方式做出决定。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68 页(位置 #2565-2570)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6:38:55

我把机运比作那些暴虐的河流之一,当它们狂怒时,淹没平原,毁坏树木和建筑,让土地从一处移到另一处;在它们面前人人奔逃,屈从于它们的肆虐,丝毫没有能力抗拒它们。尽管世事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风平浪静的时候,人们不能修筑堤坝与沟渠来做好防备,以便将来洪水高涨的时候,要么顺河道宣泄,要么就算其肆虐也不至于如此泛滥成灾。关于机运,情况同样如此:当德能没有准备好抵抗她时,机运就展现她的威力;她知道哪里还没有筑好沟渠和堤坝来控制她,她就在哪里肆行暴虐。
==========
君主论:拿破仑批注版 (马基雅维利)
– 您在第 170 页(位置 #2604-260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6:43:36

当机运发生变化,而人们仍然顽固地坚持自己的方式时,如果它们协调一致,他们就会成功;如果它们不协调,他们就会失败。事实上,我这样认为:大胆果敢胜于小心谨慎,因为机运之神是一个女人,想要制服她,就必须打击她、压倒她。我们可以看到,她宁愿让大胆果敢的人而不是冷漠行事的人赢得。因此,同女人一样,机运始终是年轻人的朋友,因为他们不那么小心谨慎,却更加勇猛,能够更加大胆地支配她。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