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方法 – 笔记

  • 您在第 3 页(位置 #43-46)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26:35

并不是因为有的人更理性、其他人不够理性而导致对相同的事物持有不同看法,而是因为我们使用了不同的方法来对待相同的事物。光有理性是不够的,重点还在于能够恰当地运用它。杰出之人能够行大善,也能作大恶。缓慢前行的普通人若始终走正道,比起飞奔向前却远离正道的人则受益更多。

  • 您在第 4 页(位置 #61-65)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28:32

我只是计划向大家展示自己是如何遵循和运用我的理性的。那些传道授业之人混淆了一点,就是自认为自己比学生更加精明。当学生稍有差错,他们便予以责备。其实,本文仅仅是叙事(而非说教),如果您愿意的话,也可以把它看成一则奇谈,其中有好些可供模仿的范例,也有好些不必效仿的反例。我希望这篇文章既对某些人有用,也不会伤害到大家的利益,也希望我的坦率能得到大家的赞同。

  • 您在第 5 页(位置 #67-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29:04

我发现自己陷入了怀疑和谬误的困境之中,努力学习似乎并没有带来任何益处,却反倒让我越发感受到自己的无知。

  • 您在第 7 页(位置 #106-11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33:04

我一到不受导师管束的年龄,就完全抛开了对书本的学习;并下定决心不再探索其他的学科,而仅仅只在自身上或者在世上经典的书籍中探求真理,于是,在青年时期剩下的日子里,我出门旅行,拜访欧洲宫廷与军队,出入于不同性情、不同阶层的各色人中,以此获取了多种经验,并在命运赐予我的与各色人物的交往中经受考验,不断思考摆在我面前的各种事物,从中汲取教训。因为,比起那

  • 您在第 9 页(位置 #128-130)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33:51

我在所住街区找不到人聊天解闷,幸运的是,也没有什么让我担忧和扰乱我心神的情绪,我整天都独自待在带有暖炉的屋子里,与自己的思想交谈,并以此为乐。

  • 您在第 9 页(位置 #137-13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34:41

有的民族逐步文明化,但在早期,他们建立法律约束自己,只是由于争执和罪行带来诸多麻烦,因此他们那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远比不上那些聚集在一起、听从某位贤明谨慎的立法者所治理的社会。

  • 您在第 13 页(位置 #192-196)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7:56:48

第二,把我要去研究的难题尽可能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逐步解决。 第三,理清我的思路,从最简单、最容易认识的对象开始,逐步上升到最复杂的认识对象;对本身没有先后之分的事物,也分门别类和排序。 最后,检查每一处数据的完整性以及进行总体复查,确保没有任何疏漏。

  • 您在第 16 页(位置 #236-2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00:24

正确行事的四条规则 • 遵循法律和风俗 • 行事坚定果断 • 反求诸己 • 坚守自己的方法

  • 您在第 17 页(位置 #260-2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02:11

最为确定的真理是,我们没有能力辨认出真理,那就应该跟随可能性最大的道路。如果我们无法探究这样那样的可能性,那至少应该确定某些道路,再一一考察,这并非怀疑它们,而是在实践中把它们看成最真实、最确切的,因为我们选定这些道路的理由便是如此。自此之后,我不再后悔,不再反复无常,这两点让那些软弱、摇摆不定的人在行动中经常改变想法,在未来某个时候,又把当下视为对的事情看成是错的。

  • 您在第 18 页(位置 #264-266)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02:35

一直努力地去战胜自己,而不是战胜命运,去改变自己的愿望而不是世界的秩序,始终相信除了能够掌控自己的想法之外,其他事情是无法掌控的。如此,我们尽最大努力去处理外部之事,如果不成功,那是因为能力所不及,而非其他。这点让我满足于当下,对于即使在未来也无法实现的事情不再抱有幻想。

  • 您在第 18 页(位置 #276-27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05:21

我不想对别人所从事的工作品头论足,只想最好能一直继续我所选择的这项工作,也就是说,耗费一生的时间来培养我的理性,使用我所制定的方法,在对真理的认知道路上前进。

  • 您在第 20 页(位置 #301-30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07:58

表面上看起来,我和其他人生活无异,只是愉快地、纯粹地生活,学习将快乐与恶习分开,不知疲倦地悠闲地生活,快乐地消遣,持续开展我的研究计划,从对真理的认知中得益,这比我只是埋头苦读,或与那些文人雅士来往交流,或许能有更大的收获。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571-57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28:58

我们也不应该像有些古人那样,认为动物是能说话的,只是我们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因为如果这是真的,那它们就有好些与我们相似的器官,也应该可以让我们明白,以及让它们的同类明白自身的想法为何。还

  • 您在第 43 页(位置 #659-6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33:28

绝不同意在我活着的时候出版这些书稿,以免成为反对、争论的靶子,也避免人们给予我名誉,不让他们有任何机会来浪费我打算用于学习的时间。尽管每个人的确都应该尽力为他人谋福祉,对他人毫无贡献的确就是自身无用的一种体现,那我们也应该把目光放得长远些,不只看当下,最好是不计较那些在当下可以为活人带来的益处,而计划做些其他的、可以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益处的事情。事实上,我想要大家知道,迄今为止我所学到的只是很少的一点,无法与我所未知的相比,但我并不绝望,我还能继续学习。

  • 您在第 45 页(位置 #679-682)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34:25

我对其他人的反对意见还是有经验的,即不要期望从中得到什么益处:因为我曾经多次受到批评,有的批评来自被我当作朋友的人,有的来自不相干的人,还有的来自我所知的怀有恶意的人,后者提出了我朋友偏袒我而想要隐藏的问题。然而,人们提出的反对意见如果不是离题太远,我几乎都预料到了。因此,我几乎没有遇到其他人批判我的观点,比起自我批判来得更严格、更公正。

  • 您在第 45 页(位置 #688-691)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34:59

我们去学习、接受一种想法,学习别人的思路,并将之变成自己的,还不如自己去创造。这方面的经验千真万确,我曾经反复向一些具有聪明才智的人解释我的想法,在和他们讲述时,我感到他们似乎理解得非常清楚,但当他们把我的观点复述出来时,我注意到他们总是进行篡改,因此我再也无法承认这是我的想法了。趁此机会,我想请后人注意,不要相信那些不是我自己公开发表的观点,不要相信其他人所复述的观点是来自我的。

  • 您在第 46 页(位置 #698-701)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下午8:35:44

进行哲学思考的前一种方式非常适合那些资质平庸的人,因为他们对所引用的那些判断和原理都不清不楚,导致他们能非常轻率地谈论他们所知的任何事物,还能为他们所说的进行辩论,反对最为灵巧和最为灵活的观点,但大家却找不到什么办法来说服他们。在这点上,我觉得他们就像瞎子,为了和有视力的人打架时不吃亏,就把别人拉到非常昏暗的某个地窖深处去。

  • 您在第 50 页(位置 #765-7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1日星期日 下午5:05:22

我的偏好让我对其他计划完全不感兴趣,主要是不会去做对一部分人有利、而对其他人有害的事情,如果在某些情况下必须这么做,我也不认为自己会成功。关于这点,我在此声明,我知道本书不会让我在这世上声名大噪,我也无心如此。我将一直衷心感谢那些让我享受闲暇快乐的人,而不期望有人来给我高官厚禄。

  • 您在第 77 页(位置 #1175-1177)的标注 | 添加于 2021年3月21日星期日 下午5:07:26

虽然我们可以怀疑一切,但这恰恰肯定了那个正在做梦、正在怀疑的东西不可能不存在。如若没有它,连梦境本身都不会出现。所以,那个想到一切都可怀疑的东西,其自身一定是某种存在的实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